潋离

待回收物
静止于国漫/国剧
肉食动物
许平秋
咕咕咕咕咕咕咕

【玉禾】柳妍妍的两天

前篇:【也青】柳妍妍的一天

已经看到了自己的ooc。捂脸。

也青提及。


我叫柳妍妍,湘西赶尸人柳家的唯一传人,加入全性的作战计划失败,目前在异人界的国企哪都通里搬快递。

 

除了搬快递,我还多了个兼职,哪儿都通分公司的老……呸,前台接待小姐。但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干的是导游的活。

 

最近每到节假日,公司的人流量就暴涨,请假都不好使,一拨拨地点名要我去当导游。郁闷着呢,徐四让我看看诸葛青的朋友圈。我刷了一刷,当即想把手机砸在地上。转念一想,手机是无罪的,招招手:“呆子你过来,手机给我。”

 

我把他手机摔过一遍,解气了。

 

诸葛青这人小气着,当着我的面一口一个“妍妍”,背地里还记恨我骗他夏禾不在咱这儿的事,在朋友之间热情赞誉了公司的有趣刺激和我的好客热情,顺便把他和中海三少在我们这里拿戒指的事添油加醋地描绘一番,说他和老王都算过,分公司这地儿啊,牵姻缘不错,大力推荐“柳小姐”当导游,挑花运可以翻倍。

 

一时间,我觉得我好像成了月老锦鲤,转发就能使单生狗成双成对的那种。来参观的人我大致可以分为五大类:也青cp粉,诸葛青单人粉,求姻缘的单身狗,不知道为什么跑得很快的鬼鬼祟祟的人,以及各种闲着无聊来看热闹的亲友。

 

我原本期盼徐四能站出来整顿一下纪律,好歹是个国企,变成月老庙似的,天天有人上门求姻缘。成何体统!

 

徐四说:“好办啊,临时员工牌算钱,要进就先交个521,待够两小时交1314。熟人就算了,不收。”

 

我大惊:“徐四,你这是抢钱啊!”

 

徐四说:“你抽一半。”

 

“成,没问题。”

 

门口支起了支付宝和微信的扫码支付。

 

 

 

这天我们公司赫赫有名的不摇碧莲,领着龙虎山小师叔过来,也叫上了我。

 

我以为是龙虎山和公司有什么合作呢,结果张楚岚把我拉到一边,偷偷摸摸地说:“我想拉小师叔入伙。”

 

我被他那严肃的表情所感染,为他的大胆肃然起敬:“我靠,挖老天师墙角,你不要命了?”

 

张楚岚捂住我的嘴:“轻点、轻点。我也觉得这事邪门啊,大前天我去找老天师有点事,跟小师叔开了个玩笑,说哪都通的待遇不错,问他要不要下山看一看公司的工作模式,考虑一下进国企工作。他居然表情很怪地点头了!指定了要跑这儿来,我当时差点一个小白虫劈过去,以为小师叔被掉包了。”

 

我看看张楚岚,也很懵,只把临时的员工牌丢给他:“你自己带他上去转。”

 

张楚岚捏着他自己那张,嘿嘿笑着:“妍妍姐——你看我都在外面陪宝儿到处跑,公司的事,我不熟,您是专业的,您来。”

 

 

 

我笑得有点僵硬,知道了张灵玉来这儿的原因以后就有点心虚,总觉得老天师会从哪里冒出来,骂一句:“逆徒!”

 

但是灵玉真人的态度拿捏地恰到好处,就算是不大感兴趣,也会微笑着回应我几句。他仍穿一身白袍,仙气缭绕的,跟碧莲产生了鲜明的对比。我看看张楚岚再看看他,心里为龙虎山感到由衷的庆幸。

 

可以领外人参观的范围其实很小,徐四虽然看着不靠谱,还是给划分了范围的。但张楚岚手上那张卡的权限过分大了,我估计是宝宝的临时工执照。带着张灵玉进的地方过分了,我皱一皱眉头,想到这仙人有那么一线可能下凡来这儿工作,就有一种虚幻感。

 

“里面关的是谁?”

 

张灵玉望向走廊深处亮着灯的囚室,出声询问。

 

我来不及拦住张楚岚,他张口就来:“刮骨刀——夏禾。”

 

张灵玉的面上浮现出某种复杂的神情,像是一种痛苦的喜悦。但又不可能是喜悦,因为他的表情迅速地崩塌下去,留下一片废墟。过了三四秒,他的脸色又恢复如初。

 

“她——她受伤了吗?”

 

张楚岚说:“妍妍姐,你要不先走?我陪小师叔继续看。”

 

这是在暗示我:下边的事您别掺和。

 

虽然我十分舍不得到眼前的这颗瓜,但是我还是分得清轻重缓急的,我用眼神示意他:就当我没来过,等会儿出了事可别拉上我。

 

张楚岚用诚恳地眼神回复我:放心吧您呐!

 

 

 

 

柳妍妍耸耸肩,自己往楼下走了。张楚岚挠了挠头,对张灵玉说:“夏禾反抗的不算激烈,只受了点轻伤,公司得到消息对她进行抓捕的时候,还以为是个陷阱,但从头到尾也没有全性的人出来阻止,我们觉得顺利过头了,暂时先把她关着。”

 

张灵玉站在原地,背对着灯光,留下一片阴影。

 

张楚岚点起一根烟:“小师叔,你要不要……进去看看她?”

 

张灵玉兀然抬头,停顿了很久很久,说:“不用了。”

 

张楚岚:“都到这儿了……”

 

“都到这儿了,你还不肯见我吗?”

 

 

 

夏禾的声音总是转着悠扬的调子,尾音轻佻地上扬,像是唱一首未成的曲子。

 

张楚岚手抖了抖,看看张灵玉,看看囚室。

 

“我本不是来见你的。”

 

张灵玉淡淡地说。

 

张楚岚看见他的表情绷得死死的,意识到小师叔向前走了一步,站在另一盏灯下了,所以他的脸亮起来,眼睛也被点亮了。

 

“哎呀,是吗。听说脚下这地儿挺有灵性,怎么,灵玉真人也是来求姻缘的?”

 

“我原本清净修身,何需此物。”

 

夏禾笑起来,声音脆生生的,砸在地上,溅起冷硬的碎片:“是,你无需此物,张灵玉!”

 

张灵玉甩了衣袖,转身便走。

 

“别走啊,真人,我还没……见到你呢。”

 

 

 

 

 

我吸溜方便面的时候二楼传来一阵巨大的声响,让人头皮发麻。警报一下子被拉响,有防御类的同事留下来护住快递架子,堆在角落的对讲机被迅速地一个个拿走,有人往楼上去,有人跑出去截人。

 

我指挥着大胖,刚想往楼上跑,呆子把我拉住了。

 

他看着我,说:“别去,太危险了。”

 

危险个大猪蹄子啊!老娘牛逼着呢!

 

“刮骨刀跑出来了,楼上有人在对付她,你上去给他们添乱!”

 

我一下子清醒过来:“全性的人过来了?你怕我上去跟他们一起跑了?”

 

呆子眼神闪烁一下。

 

这傻蛋!

 

“我又不是中二期的脑残,谁对我好我心里没点逼数吗?!我靠你脸红什么啊,我说你了吗?”

 

我拍了拍呆子的脸,冷静下来。公司对针对夏禾的布置其实是很严密的,刮骨刀虽然厉害,但公司打起人海战术来还是占优势,就我知道的,公司外围就窝着一群人,防备着这一天。

 

哇靠,早不跑晚不跑,偏偏挑灵玉真人来的这天。我心里转着千百种想法,也已经没法说出来了。

 

“下面的,龙虎山张灵玉可在我手里,灵玉真人在你们这儿死了,哪都通也不好办吧?”

 

夏禾的声音冷下来,在屋外响起来。

 

“就这样,好……”

 

呆子死死拉住我,不让我跑出去看热闹。我和夏禾好歹相处过一段时间,敬她是个真女子,这时候已经听出她语调下一丝强压住的笑意,心里知道出去也是吃吃瓜,于是狠狠地瞪这高瘦的小哥。

 

“不准去。”他罕见地没有妥协,瞪回来。

 

 

 

 

 

 

 

夏禾的手虚握在张灵玉的脖颈上,已经退的足够远。

 

张楚岚站在屋顶上远远地望,手背一片焦黑,被阴五雷伤的。

 

“小师叔啊,早说一声是来劫狱的呀……亏我白高兴一场。”

 

 

 

 

 

 

我最后拽来碧莲问了个仔细,毕竟这事追下来咱俩还真逃不了关系。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我俩还得把口供串一致了才行。

 

得知真相后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我对张楚岚说:“碧莲。”

 

“嗯?”

 

“你要不转发一张我的照片,再转一张公司的,说不定你明天就有女朋友了。”

 

 

 

 

 

 

 

 

“你又不需要姻缘,你有我这孽缘,还不够吗?”



评论 ( 8 )
热度 ( 53 )

© 潋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