潋离

待回收物
静止于国漫/国剧
肉食动物
许平秋
咕咕咕咕咕咕咕

NTR势力上线,对不起呜呜呜呜。

对不起我真的想写双性。


我好想看许处被按着艹的时候边上马鹏在看啊,对不起小马哥,对不起又让你当苦主了(等等我为什么要说又)。


一开始是王少峰让马鹏上的。许平秋去给王少峰送一套手工木雕,油卡夹在说明手册里。马鹏给他当司机。王少峰坐沙发上,说坐吧,今天头晕,就不收你的了。许平秋已经准备过了,没说什么,点了点头要走,寒暄过要走,王少峰把手叠在膝盖上,看了眼沙发边站着,护食姿态的马鹏:我不行,又不是他不行。他替我收了礼物吧。


许平秋没办法,让马鹏过来。


许平秋来之前做过扩张的。马鹏很容易撩拨,外出卧底这么久,女人倒还是能不碰就不碰。马鹏跟王少峰用...

2018-12-14

日记先窗了,我明儿再写下雪来这三天的日记可能会记不全了。

很贪得,所以什么都没有,时间摆在我面前的时候,迷惘占据我,我什么都想做,我什么都做不好。

很贪婪。

2018-12-09

【峰秋】城下之盟(4)

Alpha!王少峰/Omega!许平秋

书向剧情,大三角


  许平秋一脸警惕地瞧着王少峰。王少峰耸耸肩,把手上的软膏展示给他看,说:“阿芙在门外呢,你这么紧张做什么?”

  许平秋下意识向后躲,竭力忍耐自己对Alpha信息素的厌恶和渴望:“阿芙呢?平时都是她——”

  “她的手没伤,你就一直让她帮你上药?”王少峰目光不善,语气也不客气,“许平秋,她不是你女朋友了。”

  “我知道,我知道,你他妈烦不烦?变个性闺蜜都不能当了?”

  王少峰把他的被子一把掀开,许平秋扯住被子一角不肯放,王少峰耐着性子,坐到床上,跟他说:“你以为我想做这事儿啊?早点完事,再不结束,阿芙要以为我又欺负...

2018-12-09

树叶会忘记什么

  她得记账。麻烦的是,她不记得昨天前天与大前天花了多少钱,吃了什么,做过什么了。

  脑袋空空地站在红绿灯路口,她紧紧握住伞,不让风把她吹跑。学林街的枫叶昨天好像还红着呢,在两天的冷雨里被冻伤。

  红色浮肿了,萎缩了,受过寒,变成腐败受潮后的尸体的颜色,手指蜷缩起来,在雨里断掉,折起来,可怜地贴着地面。她拾起一片,碎了。簇簇红叶掉下来,死去了。偶尔还有一株红着,红成艳丽又骄傲的美人。她从层层叠叠的伞里向上看。要是晴天该多好,晴天,她便要来拾落叶了。她心里也知道,如果只有晴天,她想不起来要捡落叶回去,夹在书里的。因为有雨天,她才会想:若是晴天……

  晴天里的桂花,她在雨天看见了落下来...

2018-12-06

不写日记了

  她决定不写日记了。

  一下决定,浑身一松,没有气力再走路了。

  她决定不写日记了,于是今天的事情便要被忘记。有些事不要记得才好呢,她用圆软的、被室友模仿的咏叹调,在五楼那个诡异的舞台上念着小王子。她有时候甚至自得其乐,沾沾自喜于无人与她争夺这本小书,听见三本解忧杂货店,四本活着,微微摇晃着头。她手里拿着10张小小卡片,上边是工工整整的钢笔字,她抄了两遍,势必要让自己在台上不过度紧张而眼花。

  钢笔漏墨了,没办法,谁让她是钢笔。她不好意思地从顶班的部长手里拿过漏墨的笔,手在兜里摸了摸,三只便宜钢笔都安安静静老老实实地躺着。她说没事了,还是没有拒绝部长给的糖。她又问了部长家住在哪儿...

2018-12-05

日记2

  她感觉到寒冷,脱掉了外套,把它往椅子上一搭。她很有把握它不会从椅子上翻下来,连带着椅子倒在地上,发出闷响。她很有经验了。

  早晨她弄倒了椅子,因为她快要迟到,而卫生还没打扫。并不是很着急,她在最后20分钟里晃晃悠悠地走向厕所,还刷了一篇刚刚弹出来的文。刷完了才开始默默地计算还有几分钟,也并不想发微信问室友,外面是否寒冷。看阴沉的天气和昨天光彩过、今天便失踪的太阳,她已经有数,却盲目地信了手机的天气——十几度到二十几度,似乎并不冷,昨天那样暖和,也不过二十几。走下楼,缩了缩身子,戴上黑色帽子,后悔了。雨很小,又密,风却是很大的;她穿了一件内胆可拆卸的黑色风衣,长度遮到她的膝盖,穿上后像个...

2018-12-04

日记1

  她提着行李箱从车站下来,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自己很英勇。手腕酸痛,不是因为行李箱太沉,而是刚刚举着手机看了十站地铁的缘故。她缩在地铁口左边的缝隙,抱着冰冰凉的铁扶手不再松开,把行李箱夹在腿和座位之间,像俄罗斯方块那样填装得完美。好了,她松了口气,把橘子放在行李箱上,伞也搁在上边,把手机屏横放过来,别上耳机,在耳朵里转了两圈,企图找到一个舒适而不至于随着转头掉落下来的位置。很遗憾的是没有,她也就惋惜地用腿抵住箱子,用力地塞了塞耳机。

  不知道是第几站,她抬头只看自己那站是否已经抵达。有小孩子在踢她的大腿,她终于转头,低头,看着孩子微微笑。

  那母亲尴尬地一笑,弯腰脱下了男孩的鞋,小孩便用裹着白色...

2018-12-03

可能会开始频繁地发意识流小故事。

嫌烦的可以取关了。

2018-11-27

看自己的腿肉都看到快会背了。

2018-11-08

开始思考一个学术问题:


第一人称关宏峰该怎么写?

2018-11-05
1 / 9

© 潋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