潋离

低谷期高考种子选手。

挣扎着跑上来立flag
要是不立我就会很快忘记了……。
事情是这样的。
有一个双白×松鼠的PWP。
白two前辈因为松鼠还不起笑话,所以给松鼠加了为期三天的双性+春药状态。
然后用心灵交流进行语言调戏,书航被折磨地受不了依据指示自我安慰的时候喜闻乐见地被白前辈发现了。
恩……描述不清……先立誓以断后路。()

2017-06-23

随手短打。

我……

大概是废了……。


许平秋在床上的风格也近乎他的办案,果断干脆,毫不拖泥带水,要他忍时他也能忍耐,但他需要占一个主动地位,他的掌控欲总是不经意地流露出来。

比如说,他们最开始时几乎总是骑乘位,马鹏回忆。

哈,骑乘位,许平秋居高临下地瞧他,脸上的表情近乎肃穆平和,交合处因为重力的下坠而联合紧密。他会命令说,特勤同志,不要动。

不过特勤同志不是那么有耐性的同志,他总会反身把领导压在身下,他对这样的服从感到不甚满意。

领导喘着气,眼里明明是带笑的。

记过一次,要罚。

好嘛,下次再罚。


许平秋会一直注视着他,除非是马鹏真的把他办到没法睁开眼。他在含住马鹏时...

2017-06-18

马许厅许】风纪扣

warning:  

 ALPHA!马鹏/OMEGA!许平秋

BETA!王少峰/OMEGA!许平秋


其实所有的ABO都能按时间线排起来。(许马不算。)

算是一个系列的短文(车)。

现有的按时间线,大概是这样的顺序:


 风纪扣      无题        岁末到家(上)      再见,再见(上)


……我啥时候能把这个...

2017-06-08

许处部分章节出场整理04

第七卷真实的谎言第40章 两面三刀


“那什么时候.才算真正学会了呢?”肖梦琪大胆地追着问。

    “什么时候不近人情了.就学会了。”许平秋回头看了眼.轻描淡写地是如是说:“尽管我很痛心.但我不得不承认.从法治的角度看.马鹏和杜立才都该死.只是我们人为形容死有余辜和死得其所。”


啊????等一等啊?????马鹏该死?????

我一直都是看见说教跳跳跳的,忽然看见这么一段,吓得我没把鼠标扔掉。

你忽然来一句马鹏该死……我……

那你还指点马鹏去找余罪帮忙啊,那你还为了马鹏呛第九处的领导啊,那你还表现的那么护犊子...

2017-05-29

许处部分章节出场整理03

一个没有粮吃只好刷原著自娱自乐的女子。

暴哭三十秒。

部分笔记整理
主要含马许。


第七卷   第36章 尔狠我诈


   “我要马鹏。”

    “你们放了他,我放你们一马。”

    “他是我们出生入死的兄弟,你可以抛弃他、背叛他,甚至陷害他,我做不到……虽然他是个手脚不于净的警察,于过坏事,收过黑钱,可他心里还有一个底线,他不会出卖自己的战友、兄弟,他对得起自己的职业,那怕就扒了他的警服,他也对得起自...

2017-05-29

许处部分章节出场整理02


部分笔记整理
主要含马许。


第六卷  第36章 晴天霹雳

“……之所以把许副厅长请来,是因为跨警种的岗位变动,要有不少涉及到刑事侦查总队的职位,而且啊,许副厅手伸得长你们都清楚的啊,他看上的人,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挖走了,技侦上、治安上、交通上、网警上几个部门,都有被他挖走的人吧?有什么意见,可以直接朝他提啊。”

  王少峰的一席开场白,引得了与会市局一干大员善意的笑声。

  许平秋还是老样子,双手合十,给各警种的领头人作着揖,刑事侦查这个特殊的部门,挖走的人确实不少,但凡手续有点问题,老许往往是直接祭着省厅的大旗强行调走,本来下面可都颇有微...

2017-05-28

又懒惰的没有写啥……

目前的计划:

新概念作文两篇。

侯祁高无差一篇。

再见(下)

岁末(下)包括(上)的修改。我果然还是不修改心里不安的要死。

海侯ABO。


思考了我只想不写的尿性……

思考了折磨我身心的物理生物……

啊……

最近无论是在学校摊着本子还是在家里盯着空白文档都特别焦躁,半小时写不出一行字来,还是先看书刷题吧。

2017-05-14

【罪猛】你们要的元旦晚会相声表演视频 (论坛体)

给 @Alan 的贺文。

教师AU,其实并不好吃,取材自生活,傻白甜。

OVO给阿兰去除一下负能量~


标题:你们要的元旦晚会相声表演视频


1L 楼主

冒着生命危险给大家录了屏,你们是不知道我举个手机边上就站着教导主任,我他妈录完才发现,吓得我手一抖手机都掉地上了,大声告诉我你们爱不爱我!!!!


视屏链接


2L

哈哈哈哈哈哈哈对对对就是这个,当时看到余老师上台别话筒而且还给台下一个风情万种的微笑,我就有不好的预感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3L

就是这个,楼主,给您笔芯...


2017-05-07

【马许】岁末到家(上

Alpha马鹏!×Omega!许平秋

OOC,OOC,OOC

大家好,又是我……

多了很多废话。

后文用“许处”来指代录像带里的许平秋。

蹲,我的良心受到难以言喻的谴责,前半段后半段根本不是同一个玩意儿。




马鹏捏着张通行证。

他看这条子看了好久,把通行证递给省厅大院的警卫瞧,附上一个微笑。同行面无表情地看了,挥挥手,放行。

马鹏把单子仔细夹进钱包,裹了裹黑色的羽绒服,不知道想什么,嘴角还留着一抹笑。通行证上面许平秋三个字要飞将起来。勾破纸面的是秋的一捺,几乎飞起来的却是他的心。


这张通行证送到马鹏手上时,高远脸上的表情多彩缤纷,马鹏自己...

2017-05-01

【马许】无题(ABO)

ALPHA!马鹏/OMEGA!许平秋 

 只是一篇肉。

私设当时许平秋36 ,马鹏24。

……我有去原著找考证啊,但这尼玛根本没法考证,因为我遇到了设定之敌——常书欣。马鹏在洋城案前八年或七年入的特勤局,洋城案结束有提马鹏三十几岁。物色马鹏的时候许平秋还是刑侦处总队长……但原文又说许平秋当了十几年处长了……我就很想掀桌。

一直在想许队时期的许平秋是怎么样的,很想看一个撩人又不给上的许队。

就是这样。


不老歌


2017-04-16
1 / 6

© 潋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