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得对抗他,对抗我的惰性,对抗我神经质的跳票拖延,像对抗我焦虑的失眠和毫无意义的梦寐。

我为什么会这样呢……?为什么没有办法改变呢?

因为我总是懒惰地躺下,想,没有关系的。

保持身体健康的唯一办法,就是吃点你不想吃的,喝点你不想喝的,以及做点你不愿做的

当他的身体在说“不用做得这么标准”时,他的精神在说“不做标准就没有意义了”;当他的身体在说“少做几个也没关系”时,他的精神在说“少做一个都没有意义”;而当他的身体说“在不停下恐怕就要撑不住了”时……封不觉就停下歇会儿,毕竟也不能硬来嘛。


再见……



评论

© 潋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