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处部分章节出场整理02


部分笔记整理
主要含马许。



第六卷  第36章 晴天霹雳

“……之所以把许副厅长请来,是因为跨警种的岗位变动,要有不少涉及到刑事侦查总队的职位,而且啊,许副厅手伸得长你们都清楚的啊,他看上的人,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挖走了,技侦上、治安上、交通上、网警上几个部门,都有被他挖走的人吧?有什么意见,可以直接朝他提啊。”

  王少峰的一席开场白,引得了与会市局一干大员善意的笑声。

  许平秋还是老样子,双手合十,给各警种的领头人作着揖,刑事侦查这个特殊的部门,挖走的人确实不少,但凡手续有点问题,老许往往是直接祭着省厅的大旗强行调走,本来下面可都颇有微词,不过现在没了。





 神情恍惚的余罪站住了,停了半晌才问着:“马哥,你当过特勤,你说这真的假的?”

  “特勤就是真真假假,不见到输赢不会有分晓的。”马鹏莫名其妙地道了句。

  


第七卷  第16章 香饵投鼠


     是马鹏,进禁毒局两年有余,万政委和史清淮可不太熟悉此人,只见得小伙子兴冲冲奔上来,向许副厅敬礼,许平秋乐呵呵地擂了他一拳,那样子状极亲密。
  
  “倒把你忘了,在这儿干得怎么样?”许平秋高兴地道。
  
  “还好。”马鹏道。
  
  “习惯了吗?”许平秋问。
  
  “早习惯了。”马鹏笑里有点赧意。
  
  “现在干什么?”许平秋好奇地问。
  
  “外勤七组,组长……不过,暂时接受审查。”马鹏道。
  
  “你是老同志了,正确对待,很快就会过去的。去吧。”许平秋道。


第七卷  第25章 天生反骨

   一个小时后,才有一个确认的信息传到了各刑警、特警的网络终端:
  
  原禁毒局警官马鹏,涉嫌泄密,在抓捕中枪伤三名警察后逃逸,各单位务必引起高度重视,随时准备加入追捕……
  
  “是他?”
  
许平秋是在办公室听到这个消息的,一瞬间他几乎被吓懵了,手哆嗦着,茶杯碎了一地。

“双刃剑呐,可伤人,亦可自伤。”
  
  他颓然品尝着这口苦果,他知道那些特勤可能没有一位手脚干净的,每每有擦边他们自恃身份可以得到法外容情,可久而久之,你保不准那一次他就悍然越过底线了。
  
  这一次,恐怕就是了,许平秋痴痴想着,他甚至有点后悔,把这位超期服役的特勤,带回到正常的生活中。他知道,这一次,恐怕是逃不过去了。


第七卷  第26章 虎狼共舞



“少尼马笑话我,好像你搞得少了似的,别以为我不知道,老许搞得支援组那拔人在禁毒局深挖,说不定就是他们害的我。”马鹏愤然道。

  “真是尼马猪脑袋。”余罪指着他骂着,凛然道着:“这事要是老许知道,就不会是这种处理方式了………对了,那也没必要跑啊,还伤了同行,你这办的,把所有的路都堵死了,别说我了,就老许帮不上你了。”



 沉默了好一会儿,余罪道着:“还有最后一件事,你怎么知道我在查泄密的事?”

“是老队长告诉我的,我试图向他说明情况,他让我找你。”马鹏道,递着一部手机,短信是暗语,这种事谁也不会留下痕迹,马鹏生怕他不信地道:“你可以向他求证,不过,我想他不会再见我了。”





“难道我们九处干什么,还需要向许副厅长打个报告。”李磊不屑道。

  “不需要,那有本事把他抓回来啊?我还真不是小看你们,你们去了九个人,持枪的,连一个上铐的人都摁不住,就打报告我也不会派你们去。”许平秋回敬了句。

  这下气得国办几位脸红耳赤了,李处长嘭声一拍桌子指着许平秋道着:“你太过份了。”



“对,老许啊,这个时候不是较真生气的时候,马鹏是你一手带出来的,我理解你的心情,可他现在已经走到了我们对立面,难道真讲情份,一点原则也不顾了。”崔厅道,这是个谁也不愿意看到的乱局。何况越来越乱。

  

  “我保证。”许平秋直接呛了一句。

  众人看他时,他阴着脸重复着:“我保证,我保证他不犯案,我保证在必要的时候把他抓捕归案,不用怀疑,他是我亲手带出来的,抓他并不难,立什么军令状也可以……不过你们能保证吗?”

  “保证什么?”李处长愕然问,又一次见识这位传说中的老警的悍勇之气了。

  “你能保证,他就是那个泄密者吗?或者你能保证从他身上找到线索吗?我不介意选择回避或者从现在一切服从您的领导……但你能保证,在最短的时间里处理这事吗?如果可以,那我非常荣幸……李处长,表个态吧?”许平秋道。

 

 马鹏一收枪,揪着余罪,一拎,一个大脚丫把他蹬了老远,蹬蹬蹬直趴到窗台上,回头疼得呲牙咧嘴,马鹏说着就捋着袖子上来了,揪着余罪踹着骂着:

  “你特么滴胆子比驴大啊,遍地找不着的老杜居然被你藏着……知不知道他的事,那事尼马搁谁也得红了眼,你还敢藏着他……”

  不容分说,饶是余罪身手敏捷,可也干不过这位军警都从事过的精英,腰上臀上挨了无数下,他迫不得已,就地懒驴打滚,奔向老杜,从后面抱着老杜道:“停停停……尼马都是自家兄弟,能帮你不能帮老杜啊。”


第七卷  第32章 步步肃杀

  许平秋欠了欠身子,他知道就自己这位副厅恐怕也是九处的不信任名单上,他不动声色地道着:“如何您今天指挥刨出了这个毒源,一切就真像大白;不过如果您刨不到,只能等抓到他们再查了……我从不推诿自己的责任,既然问到我就说说我的想法,假设马鹏是内奸,我有纵容之嫌,那没说的,我负这个责任;可是如果事实与你们查到相反,马鹏仅仅是经济问题,可却被扣上泄密的帽子,逼他抗拒抓捕……这个责任,谁准备来负?”
  
  许平秋往往是不怒则已,一怒就是咄咄逼人,这一逼又把九处几处逼到进退维谷的境地了。

  
  “我保证过,他不是……我也保证过,一定把他找回来。现在是你们的表演时间,从组织到现在不到十个小时,我希望看到是高度保密的条件,能有一个好的结果。”许平秋两眼晦莫如深,看着几位国办来人。
  

评论 ( 2 )
热度 ( 1 )

© 潋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