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许】岁末到家(上

Alpha马鹏!×Omega!许平秋

OOC,OOC,OOC

大家好,又是我……

多了很多废话。

后文用“许处”来指代录像带里的许平秋。

蹲,我的良心受到难以言喻的谴责,前半段后半段根本不是同一个玩意儿。




马鹏捏着张通行证。

他看这条子看了好久,把通行证递给省厅大院的警卫瞧,附上一个微笑。同行面无表情地看了,挥挥手,放行。

马鹏把单子仔细夹进钱包,裹了裹黑色的羽绒服,不知道想什么,嘴角还留着一抹笑。通行证上面许平秋三个字要飞将起来。勾破纸面的是秋的一捺,几乎飞起来的却是他的心。

 

这张通行证送到马鹏手上时,高远脸上的表情多彩缤纷,马鹏自己也是一愣,没想到这么一句玩笑话会被许平秋作真。林宇婧刚结束一个任务回来,写报告呢,接条子过去翻来翻去地看,啧啧称奇,道:“我算是明白了,上回许处来啊,不是看我们的,也不是看你们俩的,就是专门来看马鹏的,是不是?”

高远缓过来了,想一想从前,一脸沉痛:“嫡系也是不一样滴……马鹏以前可是差点跟着老队长去扯证的人啊……”

林宇婧眼里闪出某种名为八卦的熊熊烈火,搁下笔,信息素都暴增起来,气势节节升高。马鹏一把捂了高远的嘴,冷汗刷得下来了,抢过通行证,呵呵笑着拖起高远飞快逃离拷问现场。高远被他扯的一个趔趄,翻白眼,想起另一件事,告诉他:“老队长可说了,你要通行证,他给你签了,再不去看他,就是你的错了。”

马鹏嘿嘿地笑,高远瞅瞅他,感觉眼睛好疼,眼前好亮,浑身起鸡皮疙瘩。

不行,不能只有我一个人瞎,高远悲愤往回走。

得让小师妹和我一起瞎。

 

 

 

年关将至,刑警这一行这些日子才是最忙的。人不多,但大院里头年味儿依然很浓,对联挂上了,阳台上的灯笼也挂上了,小孩子拿着小炮仗嘻嘻地追着跑,后面孩子妈大声斥着。有个摔炮砸在他脚下,好大的一声,枪响似的,也不知道多折磨门口警卫的神经,整个大院里荡着声儿,马鹏抬头看见头顶三层有个男孩在对着他做鬼脸,于是两手拉下眼皮,吐出舌头来回敬他。孩子的笑声云雀似的在空中打了个转,消失了。

马鹏浑身都松懈下来,步子也轻快,不急着去找许平秋。这个点儿查得严,老队长也脱不开身,得挨到五点下班。他并没有来过,不知道许平秋住哪儿,但马鹏的神色很轻松,像是在自己家溜达。

马鹏退回去,有了防备,站在树荫下,和三楼趴在栏杆上的小孩瞪眼。孩子的眼真亮啊,都不带眨。马鹏最后只好认输,揉揉眼睛,压低声音喊:“喂——下来玩吗?”

男孩受了一惊,看傻逼似的看这个大人,说:“不行,我答应要帮叔叔看家。”

马鹏不气馁,继续快乐地喊:“不下来的话,给几盒炮玩玩呗?”

 

 

许平秋心不在焉地进省城大院,他的脸就是一张标准的通行证。

他脑子里草拟着各队里的年假规划,没走几步,一个小爆竹正好在他脚下炸开,许平秋脚步不停,揉一揉眉心:“多大人了,还玩这个。”

马鹏觉得无趣,两步上前,又丢了一个玩:“现在城里不都禁烟花爆竹吗,好久没碰过这东西了,亏这些孩子找得到。”

“孩子嘛,有什么想要的,无论如何都会有办法弄到。”

“这么看来,我也只是个孩子。”

马鹏接过他手里印着KFC的袋子。

许平秋打趣:“你什么时候不是了?”

马鹏一味地笑,跟着他向前走:“您什么时候不拿我当孩子,我就不是了。”

 

 

开锁进门,里面暖气开得很足。马鹏听见许平秋喊了声“小亮”,他探头一看,乐了。

孩子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满含惊讶,和他对视了三秒。

“谢谢你资助的火炮,还剩半盒,你这还要吗?”

男孩有些拘束地坐在对门的沙发上,摇摇头。

“那咱一起玩?”马鹏窜过去,尽量地让自己的表情更和蔼。

许平秋正从袋子里拿吃的,头也不回:“别把我这小套间给炸没咯,先吃饭吧。你呢,你吃过没?”

马鹏看出许平秋只买了一个人的晚饭,正想说吃过了,奈何肚子不争气,抢先一步发出一丝有气无力的叫唤。

“哦,”许平秋忍着笑,“没吃过啊,我先让司机送小亮回家,你从冰箱最底下的那层拿袋饺子凑合凑合吧。”

“没事没事,我不饿。”

“真不饿?”

“真不饿。”

许平秋给小亮挤番茄酱,说:“我找你有活儿干,等会饿死活该。”

小亮在旁边拆开包装袋吃汉堡,好奇地看着这个眼角留疤的叔叔。奇怪,这个叔叔的眼睛为什么会一跳一跳的呢?

“不是,许副局,你的发情期不是这个时候……吧?”

许平秋的脸黑了几分,拿薯条堵他的嘴:“想什么呢,我这屋一直没来得及打扫,得找个人帮忙整理,快过年了。”

马鹏嚼着薯条,好心酸:“就这啊?”

“就这了。小亮你书包哪儿呢?吃完我你回家。明天还补课吗,不补了?还有,我们说好了,一个星期只能吃一次肯德基,别让你妈知道。”

 

马鹏戳了戳眼前的最后几个饺子,白胖白胖,芹菜猪肉馅的。

许平秋坐在他对面喝可乐,下意识地咬吸管,回过神:“吃饱了?吃饱了就动手吧。”

“老队长,这天都黑了……”

“碍着你打扫卫生了?”

“没。那我的报酬怎么算,您总不能这么平白地榨压劳动力啊。”

许平秋沉吟了一会,好像真的没考虑过这个问题。

马鹏开玩笑,见许平秋不答话,收拾了自己的碗筷,洗碗去了。这个忙真的很小,许平秋第一时间想到叫他来,马鹏雀跃还来不及,哪里会真的讨要报酬去呢。

 

 

 

 

许平秋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厨房门口。他已经脱掉了先前的呢大衣,穿着件黑色的高领毛衣,靠着门框,抱胸,说:“你过来。”

 

长微博

评论 ( 5 )
热度 ( 3 )

© 潋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