潋离

待回收物
静止于国漫/国剧
肉食动物
许平秋
咕咕咕咕咕咕咕

04屏蔽部分补档。

徐三不想打草惊蛇,只当作是闲散步,从那老屋前若无其事地走过。看过一遍,心中有数了。老屋是长条形的,一共两层,左右两个侧门,正面有个小门,背靠一个小土坡,中间有空出来的空地,堆满了石子和其他破旧的农具,还有个很大的磨盘。屋顶是江南这边的瓦片斜顶,因为下午的雨,屋檐还在往下滴水。

 

刚刚门口坐的那个中年人跟上来了,徐三加快了步子,不动神色地往小土坡后走去,想甩掉他。这村子里人烟少,房子不少,看着也没好好规划,小路七拐八拐,徐三原以为带他绕几圈就能摆脱,没想到这人咬得死死的。徐三见状改变策略,干脆在一个角落停下来。

 

那中年人也莽,就这么冲上来了。徐三看他脚步沉稳有力,又急迫地想拉近距离,判断出这是个近战力量加强型的异人。徐三贴着土墙向后掠去,拉开距离后手上多了三片薄薄的刀片,向中年人疾射而去。把念力当做御物的一种手法来用,效果其实没有贾家的那么好,但实战威力也不容小觑。

 

中年人竟是无视了刀片的存在,一只手接下了其中的一个,其他两片碰上他的大腿和胳膊时,碰撞之下竟然传出了金石之声。

 

徐三心里骂了句操。他不想弄出太大的动静,偏偏对面是个厚的要死的坦克,凭两片刀片奈何不了他,徐三也不想选择用重物强攻打砸,太显眼,闹得太大了。徐三冷静判断后选择下策,不退反进,向那中年人快速地奔去。

 

中年人显然也想速战速决,不想节外生枝,拳头冲着徐三的下巴来,是想把他打昏。拳路看得清楚,但是太快了,徐三躲不过,也没打算躲——他必须要和中年人有肢体接触,好把念力的印记贴在中年男人身上,掌控它。这下躲过去了,要是被发现了自己的意图,下一次可不那么容易得手了。

 

一声闷响,拳头砸在肉上的声音,听得人牙酸。

 

徐三摔在地上,用手一撑,避开随之而来的第二拳,顾不上疼,手上利索地掐了个印,中年人想补上一脚时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听使唤地悬在半空中。

 

徐三没有放松,挥了挥手,中年人的身体来到他面前。刀片回到徐三手里,抵着中年人的喉咙——这次用炁包裹了刀片,加强它的锋利度,刺得进男人厚的要死的皮肉。

 

“先叫你手下的人出来。”

 

徐三的声音不大,但是很冷静。男人冷哼一声,阴影里有人走出来了。

 

看见来的人,徐三的眼角抽搐再抽出,放下刀片。

 

哪都通的工作服,呵,大水冲了龙王庙啊……

 

闹了半天,自己人打自己人,徐三拿出工作证在中年人眼前晃了晃,中年人不放心,仔细看过,砰地掉在地上,手忙脚乱地爬起来,苦笑着挥手,说:“退回去吧,没什么事,自己人。”

 

徐三:“别退回去了,刚刚那下闹得挺大,蛇要跑了。”

 

中年男人看起来其实不太老,不会超过四十,也没“油腻中年”那么油腻,头发乱糟糟的,个子不比徐三高多少,不是非常精壮,神情很疲倦。

 

他也想到这个问题,和徐三交换一个眼神,连忙往回跑。

 

“鲁莽了,怎么这样就跟过来。我是华北的徐三。”

 

“啊,是有这么回事,我叫高阳台……”

 

徐三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选择沉默。

 

“兄弟怎么跟到这儿来了?”

 

“回去再说,”徐三在小土坡前落下,“叫其他人看好周围,我们进去看看。”

 

高阳台说不用,打个响指。

 

徐三站定,有个小孩模样的员工忽然冒出来,大口地喘着气:“已、已经跑了。”

 

“靠,盯个人都盯不住?”

 

“还不是你乱来,才把他惊走的!”

 

小孩抬头,声音却很成熟,指着高阳台用方言骂了好一阵,徐三耳边哇哇哇一阵响,什么都没听懂。小女孩摘下灰扑扑的帽子,鼻子有些塌,脸上都是泥土,目光扫向徐三,眉毛一皱:“这谁啊?”

 

徐三耸一耸肩,把名片递出去。

 

小女孩没接,用方言跟高阳台再说几句,自顾自地往另一个方向走过去,消失在原地。

 

“别介意,她就这脾气。”高阳台摊手,“兄弟是怎么追过来的?”

 

“我找的那小姑娘身上有部分炁留在这,”徐三摆手拒绝高阳台的烟,“有个同事在外面等我,我先走了。高先生为什么在这里?”

 


评论
热度 ( 8 )

© 潋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