潋离

待回收物
静止于国漫/国剧
肉食动物
许平秋
咕咕咕咕咕咕咕

【关周】女巫的玫瑰

一个沙雕童话AU
人物ooc。

1

周巡是个稻草人。

但他有一张过分生动的脸,用线密密地缝在亚麻布上,眼睛、鼻子、嘴巴,烂布头做的头发一缕一缕地垂下来,最聪明的鸟也总是被他吓一跳。

他一直站在女巫的花园里,看见有个猎人偷吃了女巫种的生菜变成了驴,又吃另一把变了回去,割了两把生菜跑掉了;有个丈夫来偷莴苣,女巫把他的女儿留了下来;小孩子来偷吃女巫的糖果屋。

女巫对他说:“稻草人,你真是太没用了!现在我要挖掉你的眼睛,缝上你的嘴巴。我将要在花园里种下珍贵的草药,如果再被人偷去,我就要把你烧掉,用你点起的火煮我的晚饭。”

有一天晚上,一只白色的小鸟落在周巡身上,仔细看他的脸,啄了啄他的手臂,自言自语道:“你是个稻草人,我不用怕你,我要偷走女巫最珍贵的草药。”

周巡在风里摇了摇身子,小鸟绕着他飞了一圈,看出他想要说话,于是用锋利的爪子割开了他嘴唇上缝着的线。

“操你妈的小鸟,”周巡说,“你不要偷走女巫的草药,我已经丢了两只眼睛,如果你偷走了它,我就会被女巫烧死。”

“可是这关我屁事。”

“好吧,那你去偷吧,”周巡说,“第二天我就会躺在女巫那该死的壁炉里。”

小鸟说:“可是那朵玫瑰还没开,现在是二月,我要取走女巫花园里九月的第五天开放的第一朵红玫瑰,里面盛着的露水可以消除女巫施的咒语。”

稻草人说:“那我还能再活七个月。小鸟,你能跟我讲一讲现在外面是什么鬼样子吗?”

小鸟扑棱着翅膀飞走了:“我很忙,傻瓜才跟稻草人说话。我不叫小鸟,我叫关宏宇。”

2

第二天早上,一只黑色的小鸟落在周巡的肩上,翅膀上有月牙型的伤口。

稻草人看不见,以为是晚上来的那只,就问他:“那朵要我命的花开了吗?”

“没有。”

“还要多久呢?”

“六个月二十五天。”

“现在花园里有其他花吗?”

“有。”

“是什么花?”

“你看不见。”

周巡愣了一下,说:“嗯。”

“我帮你找眼睛。”

黑鸟飞走了。

晚上,白鸟飞回来,衔着两个圆圆的黑色纽扣。他把纽扣往稻草人的眼窝处一按,稻草人就能看见了。

“谢谢,关宏宇。”

“不用谢我,要谢谢我哥。”白色小鸟嘀咕了一句,“傻子才帮稻草人找眼睛。”

3

“还有多久才开花呢?”

“六个月。”

“现在是三月了啊,真想看看外面的迎春花。”

黑鸟忽然飞走,回来时衔来一朵单薄的小黄花,扔在稻草人头顶。

“稻草人,你叫什么名字。”

“周巡。你呢?”

“你不用知道。”

晚上关宏宇飞来了,周巡问:“你哥哥叫什么?”

关宏宇啄了啄他的布脑壳:“你不用知道,笨蛋才把自己的名字告诉稻草人。”

4

“还有多久我才能去死?”

“五个月。”

“现在是四月了,想吃草莓。”

“好。”

晚上关宏宇抓来一篮子草莓,把篮子扔在地上以后,像一只死鸟一样瘫在草莓上。

“你他妈一个稻草人怎么这么多要求啊?”

“我就要死了啊。”周巡答得理直气壮。

“得得得,服了你了,吃吧。”

“我要你哥喂我吃。”

关宏宇懵了,用爪子挠了挠脸:“我哥晚上出不来啊。”

“那我不吃。”

关宏宇生气道:“你搞什么,耍鸟呢,知道现在草莓多贵吗?傻逼才给稻草人吃草莓呢。”

“你看你这一身白,太亮眼太骚包了,根本没你哥的黑羽毛好看性感。丑拒。”

关宏宇想不出办法,就在他肩膀上睡了一宿,第二天早上稻草人睁眼的时候,肩膀上站着的已经是一只黑鸟了。

黑鸟瞪着黄色的瞳孔,隐隐地叹了一口气,啄起一颗红色的果子喂他。

稻草人的嘴唇上沾满了红色的汁水。

黑鸟尝了一口,说:“你又吃不出味道。”

稻草人笑得很高兴:“我吃得出啊,甜甜的。”

稻草人又撅起红红的唇问:“好看吗?”

5

“还有多久我就见不到你了?”

“四个月。”

“五月。五月没什么好玩的……以前总是能听见青蛙叫,女巫这里没有。”

黑鸟飞回来时带着一阵风,风轻柔柔地从他耳侧跑过,留下一阵聒噪的蛙声。

稻草人苦于无法动弹,叫起来:“停下!停下!我不想听蛙叫了!”

“小周,停下来吧。”

清风小声说:“那……关老师,没事的话我先走了,我翘班过来的,还要去传粉呢。”

6

“老关,你还能来几趟啊?”

“一次。”

“哎呀时间过得真快啊。”

黑鸟站到大中午。

“不提要求了?”

“因为我不想死了啊,”稻草人说,“因为我听见了蛙叫,吃过了草莓和葡萄,还闻过了人类城市里各种奇怪的味道,周舒桐会陪我聊天,给我讲每个王国的新鲜事儿。你会过来看我。我不想死了。”

黑鸟沉默,展翅飞走。

晚上,关宏宇也没有出现。

周巡孤零零地站着。

7.

开花前一个月,黑鸟再次落在女巫的花园。

稻草人没有说话,像个真正的稻草人一样安静。

“我可以把你从架子上放下来,你连夜逃走。”黑鸟说,“这样女巫就烧不死你了。”

“可是我只是个稻草人,我没有腿,我的胳膊也不能动,会散架。”

黑鸟说:“这好办。”

黑鸟第一天衔来个螺帽,第二天叼来一个铁钉,第三天带来一块铁皮,第四天带来第二块铁皮,第五天夜里关宏宇连夜敲敲打打,造出了一条粗糙的铁皮腿。

第六天黑鸟顶来一个破烂的头盔,第七天他抓过来一根树枝,第八天周舒桐也过来帮忙,身后跟着好大的另一阵风,带来一套破破烂烂的盔甲,差点没把周巡的稻草脑袋吹走。

大风走的时候不高兴地打了个喷嚏,看起来很不喜欢黑鸟。

周巡用了很久的稻草身体被黑鸟一点一点地替换,先补上缺失的两条腿,再换下做做样子的手臂,装上盔甲上的铁手臂。他甚至要求一个人类的生殖器,被黑鸟无情地拒绝了。

“你一个稻草人,你怎么知道人类有那东西?”

周巡有些心虚,晃了晃自己的新手臂:“你一只鸟,你怎么知道人类的那玩意是什么样的?”

黑鸟不说话了。

他总是不说话。

8

到了开花的那一天,黑鸟已经帮周巡把身上的每一根稻草用一层一层、一块一块的铁替换,只差再给他嵌上一个发动机作为心脏。

稻草人不该叫稻草人了,应该叫铁皮人。

黑鸟难得没有落在周巡身上,落在那株玫瑰前,看那个二月就在那儿的花苞。

“女巫不会来吗?”

“女巫很忙的,她去喝一个公主的满月酒了,在大陆的最东边,还要给公主施咒语让她在十五岁那年死去,因为国王忘记邀请女巫了。”

周巡蹲下来,跟黑鸟一起看那株要他命的玫瑰。

“还是把面甲装上吧。”

“不。这么帅的一张脸,戴上了,以后你认不出我怎么办。”

“我没必要认出你。”

“别介呀老关,你到底叫啥名字?”

“没有必要。”

铁皮人很滑稽地搓了搓手,粗糙链接的关节吱吱作响:“怎么就没有必要了,很有必要啊。”

黑鸟看了看太阳,说:“还有一刻钟花就开了,我帮你把心脏装上。”

“不用,真不用。”

黑鸟歪着脑袋看周巡,没什么表示:“哦。”

9.
花开了,是一朵白玫瑰。

黑鸟僵在那里,最后垂下了脑袋。

“白玫瑰不行吗?”

“不行。”

“我很早就想问了,你们哥俩要这朵花干嘛?”

黑鸟轻描淡写:“我已经死了。这花能救我的命。”

哗啦一声,周巡跌坐在地上,差点散架。

“老关,你……你已经死了?”

黑鸟点了点头。

“那……那你?”

“和死神做了点交易,这是关宏宇的灵魂,我只是白天暂住在这里。”

黑鸟看着他:“所以我说,没必要。我已经死了。”

10

周巡一时鬼迷心窍,摸了摸黑鸟的头。

黑鸟瞪大眼睛看周巡,不大明白这傻逼在干嘛。

“其实,”周巡说,“我有心脏。”

他走进女巫的糖果屋,拿着一个玻璃瓶走出来,里面是一颗鲜红跳动的心脏。

“这就是我的心。”周巡用铁手指笨拙地抚摸着玻璃。

黑鸟漫不经心地点头。

“我送给你。”

“我不需要。”

周巡有些受伤:“可以把花变成红啊。”

黑鸟噎住了,半天才说:“你是傻子吗?”

周巡抱紧了自己的心脏:“我不想死,我知道死是什么感觉。我以前是个人,因为偷跑进女巫的花园里偷豌豆被抓住了,被她变成了稻草人。我都快忘记自己以前是个人了,因为你来了,我才想起来我以前活过,我尝过草莓是什么味道,看过迎春花是什么样子,听见风声,我知道……我知道什么叫感情。”

他宣布道:“我不让你死。”

11
血滴下来。

关宏峰看着血流下来,砸在花瓣上。

这是女巫的红玫瑰,里面盛满能解除女巫咒语的露水。

死神无声地出现在他面前,伸出手。

“我要确认关宏宇能活过来。”

“可以。”

“对了,地上这个人能帮忙复活吗。”

“现在已经可以跟死神讨价还价了吗?”

“别跟我端架子,韩彬,正常死神谈恋爱吗。”

“心脏被刺破了,还原成人类不可能,不过女巫的诅咒没被打破的话,作为一个铁壳的稻草人还是能活下去的。”

“那就可以了,走吧。顺便把他带走,放得远一点,女巫找不到的地方。”


12

铁皮人周巡不知道他救下的那只黑鸟叫什么名字,也忘记了他曾经是个稻草人。

他加入了一个四人小队,隐约记得自己以前有颗心脏,决定要把它找回来。

多萝西奇怪过一个铁皮人怎么会有一个稻草脑袋,一张麻布脸。

周巡摇摇头说不知道。

他想了一会,说:“大概是……为了让哪个人认出我?”

评论 ( 16 )
热度 ( 70 )

© 潋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