潋离

待回收物
静止于国漫/国剧
肉食动物
许平秋
咕咕咕咕咕咕咕

【也青】柳妍妍的一天

我叫柳妍妍,湘西赶尸人柳家的唯一传人,加入全性的作战计划失败,目前在异人界的国企哪都通里搬快递。


黑心老板徐四不发工钱,只包住,不管吃,晚上还有人守着门怕我跑。我叫红红出门揍那人一顿。第二天我在我的好工友里头环顾,果然看到有个高高瘦瘦的小伙被揍得鼻青脸肿,身上尸气缭绕。

啧啧,这个月的饭钱就你管了,没得跑。

今天我依然无聊地刷着手机,看着大胖小二和红红摇摇晃晃地提着快递箱步履蹒跚。大胖比小二和红红聪明点,我差使他去分拣快递。

刷抖音刷得正高兴,黑心老板来电话了。

“喂徐四,又有什么事啊?”

“有俩闲人明天想到公司里参观参观,你给带个路。”

“我忙的很,你还想榨压劳动力?”

“这不是公司里没专门的接待,能拿得出门面的就只有你了啊柳美女。”

嗯,这话说得中听。我有些飘飘然,想起我的工友真是一水儿的麻袋工作服,胖瘦美丑都看不出来,刚刚开始我还以为这些哥们儿都长得一模一样,不由得有些同情,说:“那给我发点工资呗。”

徐四哈哈哈哈笑了一通,无情地挂了电话。

要是我知道这一趟接待完我就永远背着公司接待这比本职还操蛋的副业,相信我,我这会子一定会把手机摔地上大喊“老子不干!”

说多了都是泪,谁能想到将来。

黑心老板说你加下这人微信,我扫了二维码一看名字叫“男孩A”,头像用的是诸葛青的大头,罗天大醮的时候粉丝后援会拍的。这图我也有,后来上龙虎山包围全性的时候没见人,才知道阿青已经走了,颇为遗憾。凭这头像,我顿时就给这位让我加班的朋友加了好感。

我就问了问这位男孩明天几点到,他说9点,我说好,没怎么放在心上。

第二天见到真人,我的手机震惊地快砸到地上。

我日,真人诸葛青,我可以要签名吗?

诸葛青手疾眼快接住了我的手机,很绅士地递还给我。我还保持震惊状态,讪讪笑着把手机拎好。

之前被我揍过的那位工友跑出来跟我说大胖和红红忽然砸地上被快递给埋了。我对着仙气缭绕的男神说不好意思我很快回来,一路跟着这高高瘦瘦的二傻子小跑,离开了诸葛青的视线后才开始大步狂奔回去救跟我的脑子一起短路的大胖和红红。

顺便百米冲刺回员工宿舍换上一套最好看的裙子。

“这小姑娘刚刚是不是没看到我?”

王也打了个哈欠坐在台阶上,诸葛青跟着坐下,把披在肩上的外套挂在也总的肩膀上。

“稍微等一会,柳小姐应该回去换衣服了。”

“所以我真是不想跟您一块儿出门,来参观个公司都能碰上粉儿,不服不行。”

诸葛青拿手肘碰碰老王:“吃醋了?”

王也抓抓头发:“哪儿能,人家那为爱发电的战斗力我可不能比。罗天大醮那会儿我被追杀得可惨烈了。没办法,谁让老青你优秀,女孩儿喜欢你是应当。”

“能被我喜欢,你岂不是更优秀?”

也总看了看自己的人字拖,再看诸葛青擦得锃亮的皮鞋,不做任何评价。

我换上了裙子站在楼梯口,老远看到挨在一起的肩膀,凭借着每天被大老板和二老板发的狗粮点亮的雷达技能点,我有了新的觉悟,心里默默地想。

死给。

客人是不是死给是一回事,带不带他们参观是另一回事。我小跑着回去鞠躬说不好意思刚刚后面出了点问题。

男神微微一笑:“能够等柳小姐,我很荣幸。”

我保持职业性的微笑,给他们两张空白的员工证,让这两尊大神好好地跟着我,不然可能会在哪个房间里被拦下来。转过身,摸摸脸,有点担心,操,刚刚脸没红吧?

后来我闲来无事去调这天的监控,想给广大青粉弄点高清福利,毕竟哪都通里的摄像头清晰度高的令人发指,让我很怀疑我被克扣的工资究竟用在了什么地方。

在我没回头的地方,诸葛青看了看手里的员工卡,向王也招招手,示意他走近些,给王也挂上了。于是王也重复了一遍这动作,我看到诸葛青的嘴角弯了一下。

我截了图,在心里冷酷地想,又不是戴戒指,妈的死给。

先是普通的快递公司的一楼,我想人家来参观肯定不是看这个的,没想到两位公子哥倒是对一楼很感兴趣,东看看西看看,会计小刘被我们吓了一跳,她比较内向,看见陌生人就憋红了脸。

王也在我视野里消失一段时间,我有些不安地回头看,诸葛青笑了笑说别,他八成找厕所去了。

诸葛青穿了件白衬衫,笔直的铅笔裤,笑得很轻松地跟我套近乎。他的那股亲热劲儿把握得恰到好,既让人对他产生好感又不至于厌恶,哪怕是因为想我套话表现出来的亲热,也无法让人拒绝。

诸葛青笑得像只狐狸,但这会儿却用的是是阳谋,明着告诉我就是想知道些事儿。

这么正式地进公司参观,我妄自推测一下,肯定不是来观光的,难道人家度蜜月还会来我们这破地儿?不过我还没从男神的旁敲侧击东拉西扯里听出他到底想知道些什么,或者是刚刚他问过我却没听出来。

在诸葛青对我的称呼从“柳小姐”升级成“妍妍”之际,王也忽然又冒出来说他刚刚算过,有个挺要紧的包裹在我们这儿。我帮他在电脑里查了查,真在我们分部。

“呆子!帮也总找一下送到北京的快递!”

我喊着那位每天守在我房门口的小哥去找快递,拿员工卡刷开电梯门,请两位半仙进去。

“两位还想看什么?”

“有没有那种审讯室?就是里面摆满道具的那种?”诸葛青好奇地发问。

我心想就算有难道还会跟你说吗,多抹黑公司形象。然后我开心地按下三楼的按钮,说:“有啊,在三楼,我还在里面待过呢,两位上楼看看。”

“哦,里面怎么样?”

我努力回想了一下:“嗯……那时候边上道具倒是不怎么可怕,可怕的是徐四,他给我一种不说实话就要弄死我的感觉,然后碧莲和老板吵架,徐老三在旁边唱红脸。权限不够,两位只能站在外面看看了。”

“妍妍你还进过审讯室,想不到啊,你看起来挺文静的。”

“哈哈哈……咳,那时候不懂事,想加入全性,现在想想在公司里混吃等死也挺好的。阿青为什么想来参观我们公司?”

诸葛青摸了摸下巴:“因为你们碧莲和那位专业绑架挖坟的那位太有趣了,让我对他们的栽培环境产生了好奇。”

“那两位主可不是公司这么小的地儿能养出来的。”

我领着两樽半仙参观囚室和审讯室,整个三楼都是这样的铁皮房间,有一大半门口亮着使用中的蓝灯。

我的权限不高,只能走完一半,里面看守更严的囚室走不进去。诸葛青半路停下来,指着一条走廊深处唯一亮着的蓝灯问 :“那个房间里关着谁?”

我看了一眼灯,又看了眼一眼诸葛青无辜的脸,终于警惕起来,说:“不知道。”

“哎呀妍妍你这么紧张做什么,我就随便问问。”

接下来王道长和诸葛青都表示随便看看就好,我带着他们去逛了技术部的科研室和一些改装的产品,还有员工的训练室、图书馆和档案室。公司的装修毫无审美可言,完全是实用的极简主义,在里面呆的时间长了颇为腻味。

王也一直把手插在兜里,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看来是陪太子读书的。诸葛青给足了面子认认真真地捧场,鼓掌鼓地很有力,反而让我不大好意思。

最后走出来,我吐出一口气,感觉又活过来了,刚刚不知道为什么,整个人感觉浸泡在让人窒息的恋爱酸臭味里,明明我转过头的时候这两人都很正常地在走路,但我一回头就感觉肩上有一股无形的压力。

呆子走过来把包裹递给王也,王道长道了谢,不拆。

我有些好奇地看了一眼,知道自己好奇心过强了,还是问:“王道长买了什么?”

王也耸了耸肩,说:“老青给我寄的,我也想知道啊。”

诸葛青走在前面,小辫子在脑后一甩一甩的,开口说:“现在不准拆。”

“得,我不拆,你就住我对门,好好的寄什么快递啊,还得兜个一圈再到我手上?”

我想让呆子回头看看有没有人买墨镜,拆了征用一下保护我的眼睛。

送到门口,我终于提出合影的请求了。鉴于我刚刚拦着诸葛青说这不能拍那不能拍,我很怕男神拒绝我的请求。

男神欣然接受说,老王,过去,帮我和妍妍拍张照。

不不不不用,王道长也一起拍就行了。呆子!过来!

这句话只是为了照顾一下王道长的面子,事后我还是和男神合拍了一张,哇,激动,拿手机的手都在抖。


王也骑上自行车,诸葛青四平八稳地坐在后座上,手里展开一张小纸条。

“柳妍妍说夏禾已经转到总部去了。”

“小姑娘挺聪明,还知道跟咱装蒜。”

“老王,夏禾在那儿吗?”

王也打了个铃,转弯,说:“在。你真当我出去上厕所是白上的啊?”

“那就好,我这就给灵玉真人发地址,看看他是什么反应。老王,我有种预感,这一血啊,跑不了。”

“得了吧,怎么这么八卦呢。你这包裹到底里装了啥?”

诸葛青把纸条一扔,手环着王也的腰说:“老王,骑快点,累了。”



晚上我回过头准备得意地亮出我和男神的自拍羡煞旁人时,忽然发现三人合照的几张那几张连拍十分别扭。

让呆子拍照的时候特意嘱咐了一下,拍他个十七八张,连拍,调静音,没在准备状态也要对着我男神猛拍。第一张没问题,两位半仙在我身后互相勾着肩膀,男神的一只手搭在我肩膀上,然后第二张第三张第四张第五……这个对视是个什么情况?

若即若离若有若无,我很快明白了我之前感受到的压力是从何而来:合着这俩人在我身后眉来眼去呢。

第六张第七张第八张第九……啥玩意王道长怎么别过脸去了!诸葛青还稍稍向左向前靠好继续看王道长的脸。

我捧着手机忽然觉得自己非常多余,并且两个人都白的在镜头前快要反光,和我的健康黄铜色皮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愤愤地跳过这几张照片,勾上了其他的,发了朋友圈。然后我随手一刷新,手指顿时僵住了。

是小男孩A发的朋友圈,两只手手心扣手背,无名指上的两枚圆环在闪闪发光。

……地上这个快递盒有点眼熟哈。

评论 ( 10 )
热度 ( 268 )

© 潋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