潋离

无人介意,内心欢喜

【银幻】无声歌(03)

导演银×演员幻

BUG极多,复健产物。

出现的微量副cp请看tag



Chapter 3

 

    

更换演员的消息一放出来,《剑心》的官博又被轰炸了一轮,银爵和紫堂幻的微博也被轰炸了一轮,等到负责人出面解释换人的原因时,忽然流言四起,说是因为银导潜规则了男二,要负责把他捧上位,才把紫堂林换下来;紫堂陆因为知道这里头的原因愤而辞职。但是没提起来紫堂幻和紫堂家的那人尽皆知的那点破事,把脏水全泼银爵身上,避得很巧妙。

 

银爵一看就知道是紫堂家捣鬼,跟安莉洁评论说,紫堂家别的本事不好说,操控舆论的本事是实打实的。

 

然后第四批投资商听了这风声又撤资了,安迷修又跑来问要不要他帮着投一点钱,银爵反而悠闲自在地摇头,说你就算把头割下来给我,还不如让雷狮从雷王集团拔根毛扔在我脸上,那钱都能砸死我了。人家都答应帮我补徐泠的缺了。还有什么可担心?

 

安迷修倒吸一口气:“你什么时候挖了我的墙角!不对,雷狮怎么会答应帮你?你手上的投资连雷狮出场费一半都不够。”

 

银爵一本正经道:“因为雷狮是个好人。”

 

“他要是好人,天底下还有恶党吗?”

 

自然是因为雷狮欠了银爵人情,至于怎么欠的,银爵摆出高深莫测的表情,心想,你以为你大四一天和雷狮碰十次面是谁的功劳,缘分么?错,真有缘分这缘分也要叫银爵。

 

银爵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人家拿烟头往他手心里摁还能想着这波可以顺便炒一炒热度,只不过不能再在安莉洁的咖啡馆里磨蹭了,他养的那几只小动物都是常年活跃于微博的,比银爵本人还有名,银爵的微博除了给宠物们拍照就是电影的宣传,比例大约十比一,有粉丝甚至调侃说咱关注的是个萌宠博主,银爵毫不吝啬地给她点了个赞。

 

结果微博大V认证的时候,银爵的头像下面多了一个认证身份:知名萌宠博主

 

萌宠博主银爵终于还是被拉进了舆论漩涡。银爵相当淡定地关了评论,每天继续发发他的花花草草蛇蛇狗狗,把安莉洁的咖啡馆当背景板,有网友猜银爵和漂亮老板娘有一腿。银爵不关心,安莉洁也不关心,但安莉洁觉得客人太多有些烦,以至于无法保证每天的更新,勒令银爵三天内把笼子都送去宠物店寄养。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银爵灰溜溜地戴着墨镜一个一个地把笼子提去最近的宠物店。

 

 

 

 

等到刑天的大玻璃缸和那一截它最爱玩的空心木头被提过去,银爵交代了一下刑天的蜕皮期,转头就看见了潜规则事件中的另一位主人公。

 

紫堂幻没有看见他,正被三只小小的蝴蝶犬围着团团转。紫发的青年抱起这一只,另一只就要拉他的裤脚发出委屈的呜咽声,于是最后三只小狗都趴在他的膝头舔他的脸,争先恐后地把头伸出来给他摸。紫堂幻的侧脸线条非常柔软,很温柔地笑着哄三个小淘气。

 

“哟,早。”

 

紫堂幻抬头,笑容消失了,放下怀里的小狗很规矩地站起来,一鞠躬:“您好。”

 

“跟我这么客气干嘛,”

 

紫堂幻很客气地笑了笑,想起网上的谣传,向后退了一步。三只小狗感觉到主人的情绪,向银爵龇牙咧嘴,大有威胁之意。银爵蹲下来摸摸他们的头,小狗张牙舞爪地不肯屈服于银爵的魔爪,但渐渐被摸的舒服了,躺下来一脸舒适。

 

“这三只蝴蝶犬很漂亮,叫什么?”

 

“斯巴达,这只耳朵有个小缺口的是一号,这只腰上有块黄色的是二号,这只看着更傻的是三号。”紫堂幻有些惊讶,“斯巴达们平时很怕生,刚刚我怕他们咬您。”

 

银爵摸了摸斯巴达二号肚子上的肉,再看一眼紫堂幻比同龄人要纤细不少的手臂

 

紫堂幻问:“您来这里干什么呢?”

 

银爵抱起一号,这小狗一爪子糊在他脸上,银爵用肩膀指了指柜台:“刑天没地方呆,我先把它寄养在这儿。”

 

“刑天要蜕皮了,这个时候换环境……不会激怒他么?”

 

银爵把斯巴达一号抱在胸口,由它把自己宽阔的肩膀当山爬,说:“没事,刑天耐操,狂躁一段时间就过去了。我可是个正儿八经的宠物博主,专业的。”

 

紫堂幻抿着嘴笑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地问:“我可以看看他吗?我看照片的时候就觉得他很漂亮。”

 

刑天还没被搬走,幻凑近玻璃。刑天是只黑白相间的玉米蛇,背上的黑色条纹看起来有序而神秘。有点像银爵这个人,初一见面的时候容易给人留下这种冷漠凶狠的印象,接触以后会发现,银爵其实挺喜欢笑,但那嘴角挂着的一点若有若无的笑有没有笑到心里就不得而知了。

 

 

银爵站在门外等着紫堂幻把呜呜呜撒娇的小斯巴达们交还给店员,点了根烟。很多动物不喜欢烟味,所以银爵很少抽烟,现在没这个负担。

 

“好多人不喜欢蛇,所以我很少拍它,刑天也不喜欢镜头。”

 

“蛇也是很美丽的动物啊,和小狗小猫没有区别,也是需要人去照顾、去爱的。”紫堂幻小声地说,和银爵走了一段路后又鞠躬准备离开。

 

银爵举起手机问:“我可以给你拍一张吗?”

 

紫堂幻:“咦?!等等,拍了小斯巴达还不够么?这个时候太敏感了吧……”

 

银爵把脸一板:“站好。”

 

紫堂幻反射性地站直,不知所措地对着镜头推了推眼镜。

 

银爵把手机收起来,摸小狗一样轻轻摸紫堂的头,说:“不要在意他们说了什么,假的就是假的,等开机的通知。不要害怕,不怕的人面前才有路。*”

 

 

 

 

晚上银爵回到咖啡馆更博。

 

第一条是三张图片,一张是三只蝴蝶犬挂在银爵身上荡秋千,一张是青年对着镜头温柔腼腆地笑,另一张是把自己扭成扭曲麻花状的刑天。配字一如既往地简洁:“朋友家的斯巴达们。不高兴的刑天。”

 

评论没关,银爵发了第二条。

 

银爵V:@雷狮,准备好了吗,徐师兄?【图片】

 

 

 

 

这下回击有力而巧妙,第一条是在撇清和紫堂幻的关系,是银爵式“爱信不信这是我朋友”的表达,第二条则是公开雷狮接手徐泠这个角色的消息,直接甩一张定妆照比什么都强。

 

公关当然是找好了的,第一时间开始回击。

 

雷狮是公认的长得好演技好票房担当,和紫堂陆不在一个重量级上,拿奖拿到最后都不屑于去拿。《剑心》因为潜规则事件本来就在风口浪尖,雷狮一个人就能把负面消息全压下去,因为他足够闪耀,能把围观者的眼亮瞎,看不见其他的东西。

 

 

紫堂幻晚上刷微博的时候在榜单里看见“雷狮 剑心”的时候足足愣了三分钟,吓得没把手机扔出去。

 

雷狮啊!!那个雷狮!!!紫堂幻倒在自己床上,抱着荷包蛋枕头把自己埋进去,吸气呼气,颤抖着手点进银爵的主页,才发现还有另一条微博。

 

自己看起来很傻啊!早知道该摆个好点的表情,这种被班主任抓包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啊!

 

紫堂幻把手机扔到一旁,盯着天花板,看着看着,泪水模糊了眼睛。

 

啊,朋友……吗。喜欢小动物的,不会是坏人吧?

 

不要害怕,紫堂幻。

 

不要再害怕了。


评论 ( 2 )
热度 ( 45 )

© 潋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