潋离

待回收物。
静止于国漫/国剧。
许平秋。
咕咕咕咕咕咕咕。

【银幻】无声歌02

导演银×演员幻

BUG极多,复健产物。

出现的微量副cp请看tag



Chapter 2



紫堂幻孤零零地回到他租的房子。回家的时候并不是很晚,但天色的的确确地要黑了,云的周围镶着一圈暗红色的夕阳,向四周延展时颜色渐渐变淡,变成橡皮软糖的那种软软的黄色。


天空是蓝的啊,像金的眼睛一样的蓝色。久远的物理知识轻飘飘地在眼前回荡,人的眼睛对蓝色更敏感,更加喜欢蓝色这种更柔软平和的颜色,所以即使可见光波中紫光的能量最高,人的眼睛看见的天空依然是蓝色。


“我回来了。”


“啊,啊,紫堂你回来啦!你去了好久哦——”


紫堂幻看见格瑞时微不可查地身体一僵,手里提的贡茶袋子被握紧。一般格瑞在这里他就没什么事可做了。


格瑞看过来,向他点一点头。桌上放了三个好利来的袋子,金的嘴里塞得满满的,向紫堂幻伸出手来接过袋子。


“芝士奶盖!啊紫堂你太好了!我还在在想你会不会忘记呢!”和紫堂幻合租的金欢呼起来,紫堂刚换好拖鞋就被他抱用力一下,扶着眼镜不自觉地笑了一下。


金在大学毕业后和紫堂幻一起在外边租房子住。尽管格瑞在市区有房子,金还是坚持“靠郊外的空气比较好啦!”住在紫堂幻这边。


离金的工作室一点也不近,空气其实也不大好。紫堂幻清楚金只是在担心自己的经济问题。家里的人不帮忙,紫堂幻只能算是十八线的小演员,工资精打细算地用,还是金分担了一部分房租后才勉强够过活。


前一个月他偶尔在卫生间听见一个场记在和群演闲聊,终于知道自己接不到通告是因为父亲的缘故。一场场酒会,一场场闲聊,紫堂家家主都明白地说出来:“我家的小儿子太不成气,还要再锻炼几年,就不要用他了。”


他想佯装镇定地走出来,但是做不到。手在发抖啊,紫堂幻打开水龙头,捧了一把水,打在自己脸上,试镜时化的妆被洗掉。刘海湿漉漉地黏在额头上,紫堂幻透过隐形眼镜瞪镜子里的人。


连生气都看不出来,只有畏缩的身形和发颤的肩膀,一抖一抖。


父亲看到要说什么呢,真没用。





“怎么样啊紫堂,今天你去和那个……嗯……谁来着,那个看起来很凶的……”


“银爵。”


“啊!银爵!你和他去谈工作了,怎么样啊?”


“……还可以。我累了,先回房间。”紫堂幻向格瑞点一点头,离开了散发着甜点香味的公共区域。金想过去,格瑞在身后叫了他一声,摇一摇头。





这是那鸡飞狗跳的一天后银爵第一次和他会面。约在一家咖啡厅,紫堂幻不喜欢等人,也不喜欢让人等,在外面逛了一圈掐着点进门,看见银爵已经坐在那儿。他穿了一件圆领的黑白条纹t恤衫,对着电脑敲敲打打。


“不好意思,让您等了。”


“没事,我今天一整天都坐在这儿。”银爵笑了一下,“没地儿去啊。”


紫堂幻多看他一眼,沉默着把手规矩地放在膝上。“关于您的选择,我还是想再提一点建议,您这样会把自己推到不大有利的位置,因为紫堂家和我,都不希望我家事被当做由人炒作的卖点……稍微好一点的结局是,陆留在剧组,我走。更坏的是紫堂家撤资,本来定好的男主人公临时换人,没有陆在剧组,父……家主可以更无所顾忌地控制舆论,您要黄。”


银爵停下了敲键盘的动作,越过屏幕看青年的脸。


“稍微有些意外。”


“嗯?”


“和我想的不大一样,还以为你不会那么说,`你要黄`。”


紫堂幻皱起了眉头。


“我不太懂您的意思,我不太擅长拒绝……我希望能说服您。第二点,只要林和陆在剧组,宣传方面肯定没有问题,他们的后援会粉丝团会自动自发地吸引流量,紫堂家也会重点支持,到时候买个两天微博头条不成问题,票房有保底。”


“这个我不担心,而你,你根本没法拒绝我。”银爵合上电脑,叫过服务生,顺便让紫堂也点了杯咖啡,再回头直视他。紫堂幻不得不躲开他的目光。


“我问过你的经纪人,你已经有一年多没活干了,无论多小的活都没有,还没有群演活跃。这次的试镜也不是她帮你安排的。再凉个一年两年就该转行了。你报名的时候连真名都没填,要不是小许一眼认出来你,你就要用这名字……吴歌,直接上了啊?”


紫堂幻沉默。


“我不会用你们紫堂家那点八卦来炒作,把心放回肚子里,把咖啡也放肚子里。”


紫堂幻捧着咖啡,不再说话,很安静地坐着喝咖啡,一小口一小口,喝完拿手机准备付账。


银爵说不用了,紫堂幻立即摇头,但摇过头又立刻瞪了他一眼,好像刚刚想起对面这是谁,鞠个躬就走掉了。


“这孩子平时可是很有礼貌的,居然会给你摆脸色看。相当不喜欢你啊。”


银爵身后的那个沙发上伸出一个脑袋,担忧地发声:“没事么?为了这么点事,丢了个主演还丢了六百万赞助,开机可能要延期了。”


“小朋友高不高兴关我什么事,”银爵猛地掐住安迷修那剪不断理还乱的脑袋,“没看出来么?他一直在逃避问题,家里的也好,工作上的也好,动摇的要命,恨也不敢明目张胆地恨,还想保持一点若有若无的爱的关系。面试那个小角色大概是想在哥哥面前证明:我也能行。我把矛盾一升级他就慌了,连坐到我面前了还不肯做出选择。那么,我来替他做,我高兴就行。”


“啊!啊!安莉洁!!有人在你店里搞谋杀了!!!”


银爵的胳膊夹着他的脑袋:“他戾气重的很,你们不会都看不出来吧?”


“有毛病!谁戾气有你重!你看看你这张死人脸!”


银爵假笑了一下,松开胳膊去掐安迷修的喉咙,说:“我是命运。你看不出来也正常,他的戾气是对内的,愤怒、不安、失望……无论是对谁的,统统都变成对内的自责,要形容的话,大概就是【错的不是这个世界,而是我】。”


是个很温柔的,什么都不懂的孩子。银爵把这句话咽回去,说出来会被安迷修笑话。


一个陌生人想掰开一只小小刺猬的身体去揉他的肚子,被讨厌也很正常。


“你的刺猬开始挠门了。”安莉洁出来救下安迷修。


“刑天蜕完皮了吗?”银爵被安迷修反扑在沙发上动弹不得。


“刑天不大高兴,没有吧。你要是再提一个笼子来,要开成宠物咖啡厅了。”


银爵:“我没地方去啊,Z市的房子卖掉了,补投资商的缺。”


评论 ( 2 )
热度 ( 39 )

© 潋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