潋离

无人介意,内心欢喜

徐三一开始居然没多少愤怒,心想,啧,果然是四儿干得出来的事儿。

张楚岚的声音越来越小,那边还有宝宝含糊的声音,能想象出她扒着小处男的肩提出自己的疑问。

“咋个回事,阿威十八式有啥子不对?”

“没什么不对的,宝儿姐,你先下去下去……!”

碧莲抢答一句,夺回了手机,声音清晰起来。

“三哥!就这样了啊,挂了。”

徐三叹了一口气,说:“哦……我知道了……”

徐三叹气的次数越来越多,细心点算算,恰与徐四的年龄成正比增长。小时候徐四就喜欢拉着冯宝宝的裙子和她玩,被爹打了多少次都不为所动。有时候他喊一声,会看见宝宝和弟弟同时转回两张脏兮兮的脸来,两对圆眼睛里都不含喜乐,只是干净。

“徐四。”

“咋?那小子什么事?”

“成天教宝宝这些脏东西,很爽是吧。”

徐三的手指一动,两指宽的尼龙绳从桌上蹿到他身边。宝宝的装备暂且还放在办公室,沾着泥巴。

徐四抓抓自己的头,叼着烟对他笑。

“阿威十八式,全活不打折?”

“哥,我的亲哥,您别……”

徐三冷不丁动了手,徐四吐掉烟头。

两分钟后徐四躺在地上,身上哪儿哪儿都疼,手机响起来,他翻着白眼:“操!张楚岚这王八蛋,回头跟他算账!徐四,松开!”

徐三仔细地擦着眼镜,对徐四的要求恍若未闻。那绳子随着念力而动,现在绑粽子似的把徐四牢牢绑紧。

徐四研究了一下这绑法,一下子乐了:“三儿,要不要拿根红绳给你练练手?”

“闭嘴。”徐三踹了他一脚,徐四假意哎呦呦地叫,叫完眼皮一拉,说:“你大爷的给我解开,耽误了事我连你一起削。”

徐四说这话的两眼睁得圆,嘴角总是往上挑,孩子气似的笑。徐三知道这个弟弟的笑容总是隐藏在深处,要细看才能分出那一点凉薄的笑。大约是少个心少个肺才能笑成这样吧。

徐三蹲下来,捡了烟头在地板上掐灭。他再次挥了挥手,一盒红色包装的东西跳进他手里。

“冈本零点零一,”他说,“我们来试试这东西是不是比宝宝的刀要薄。”


评论
热度 ( 6 )

© 潋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