潋离

无人介意,内心欢喜

【银幻】无声歌 01

演艺圈AU  

导演银×演员幻

陆、林是幻的同父异母兄弟。

出现的微量副cp请看tag指示

 

Chapter 1.

 

“啊,是紫堂家的那个。”

 

副导演的小声嘀咕一字不落的落进银爵的耳朵。他抬起头来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站着的小演员。鉴于紫堂家的那个老二令人印象深刻的发言,紫堂两个字一出现,已经足够让他感到反感。

 

紫堂家那个稍稳重些的老大也并不能让他对紫堂这两个字的印象有所改观。

 

紫堂陆可是个处女座。

 

传说中那个紫堂家的老三啊。银爵喝一口咖啡,两手交叠撑着下巴。

 

青年用一顶黑色棒球帽压着自己的脑袋,但还是有一小撮柔软的紫色头发不安分地从帽子底下跑出来。他把帽子摘下来,标志性的紫发已经被压得服帖。

 

刚刚近距离接触过另外两个大号紫堂的银导想,咦,我以为杀马特发型和对发胶免疫的头发才是紫堂家的专属呢。

 

“姓名?”副导出声。

 

“紫……紫堂幻。”

 

少年的耳根迅速得变红。紫堂幻飞快地抬头看了一眼评审员,以更加卑微的姿态低下头去,鞠了一个躬,手指在裤缝上划来划去,那条深蓝色的直筒裤衬得一小截裤管下的腿异常洁白。

 

尽管青年把背绷得笔直,说话的声音也尽可能得响亮,拔高的声音反而出卖了声线的抖动,带着琴弦被弹拨后微颤的余音。清亮又柔软的声音,比他的实际年龄更加年轻。

 

“别紧张,我又不吃人。”银爵示意身边的工作人员把台本递上去,“请坐,你有三分钟的准备时间,请把傅子明的这段台词读一遍。能表演最好。”

 

 

 

 

傅子明是电影《剑心》里一个跑龙套的小角色。剧本还可以,总的来说是个正常的修真故事,正常和套路到挑不出一点点毛病。正常到连原作者安莉洁都不能理解为什么要先翻拍它。

 

去年三月七创社买下《剑心》这个大IP时业界哗然,原著粉哭得死去活来地叫“完了完了”,即便听闻是那个四进四出金鸡奖的银爵操刀后也并未心安。反而有些粉担心,爵哥的名字会不会被《剑心》拉低含金量。

 

消息刚放出来,银爵的电话就被打爆了。

 

第一个电话是安迷修,作为朋友,他只问了一句:“想好了?”

 

“嗯。玩儿一下。”

 

作为大学好友兼室友,安迷修明白这一句“玩一下”没办法再拉回头,啪得挂了电话。

 

第二个电话是雷狮的。不过是安迷修的电话号码拨回来。银爵拉黑了雷狮的电话,因为上上上回这个狗日的把他杀青宴上哭得死去活来的视频录下来并发上了微博,美名其曰做个宣传。

 

一阵雷狮式的经典笑声贯穿他的耳膜:“银爵你脑子终于坏掉了啊!”

 

银爵摁掉电话。

 

第三个是安莉洁,作为原作者以及谈好的编剧,用温柔而朦胧的声线说:“小心哦。”

 

男主角徐泠这个角色早就内定好了,刚演完《临仙志》的紫堂陆领衔主演。原著的徐泠性格冷淡,一心向道,紫堂陆来演他是由投资商提出来的,拉的住流量。

 

银爵思忖那张性冷淡的脸,脑子里转过另一颗白毛的性冷淡风的脑袋来。

 

 

 

“请开始吧。”

 

紫堂幻闭上眼深吸一口气,睁开眼。他的表情出现细微的变化,替代之前作为“紫堂幻”时的面孔。

 

“徐师兄,方才在内山,你看到了什么,为何如此……”

 

紫堂幻一句没念完,银爵就喊停。

 

紫堂幻脸上的表情被击碎,绿眼睛直直地望着银爵。宝石般的眼睛里燃起愤怒、不甘和一丝轻蔑,又猝然消逝,一点灰烬都没留下。他站起来再次有礼貌地鞠躬,正要把棒球帽压回头上,听见银爵说: 

 

“把徐淑的台词看一遍,挑一段你喜欢的,准备十分钟。”

 

紫堂幻站住,确认银爵的表情。

 

“可那是林的角色。”

 

“没事,再多试几个角色也没关系。我想再深入地了解一下你。”

 

紫堂幻被这调笑似的话弄得有些无措。他从不擅长应付这个,低下头去翻台本,再次把绿眼睛藏起来,把自己藏进无声中去。

 

 

 

徐淑这个角色其实是很难把握的。前期的戏不是很多,作为男主的堂弟活在背景板里,时不时递一递药,被人欺负一下,被哥哥救一下,替哥哥背了黑锅。后期又受了盅骨魔君的引诱背叛了南剑阁,最后一剑插进徐泠的心脏。算是半个BOSS。

 

紫堂幻第一次看见这个角色时浑身发冷,像是发现另一个世界上自己的影子,看见邻居家死去的孩子长着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


看见别人的丑恶就看见了自己恶的可能,就已经到了该忏悔的时候。这似乎很没有道理,但幻一直是这样想的。

 

他反复地想,想着徐淑的选择,想着自己的过去和未知的结局。一遍又一遍,从开始准备试镜的那天开始,几乎把所有台词背熟,但又明明不是自己该准备的;他很清楚这个角色将归给自己的二哥。

 

紫堂幻明白自己和徐淑相似,相似即在说不同。但在迷途前别把自己洗的太干净,不然你拿什么与之共鸣?*

 

银爵的目光太锐利。

 

紫堂幻想,我害怕他。

 

 

 

紫堂幻闭上眼,习惯性地调整呼吸,数一二三。

 

这次他的表情一开始完全没有变。他念的是入山门后一段和徐泠的对白,念的那么冷漠而敷衍,比起先前那段来少了很多生动。银爵挑了挑眉,表情似笑非笑。

 

紫堂幻匆匆移开停在银爵脸上的目光,却迎面碰上试完定妆照的紫堂陆的目光。陆看起来像好几年前一样高瘦而俊美,还没有带上发套,一头瀑布似的长发披在脑后。

 

他凝滞在原地,下意识地叫了声:“哥哥。”

 

银爵不知道什么时候点起一根烟,人往导演椅上一靠,说:“就你了。”

 

许多张脸转向他,露出相像的疑惑表情,那意思是不会吧大哥你在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徐淑,”银爵点了点已经完全变成雕塑的紫堂幻,“是他的了。”

 

 

 

银爵的性格决定了他永远不会改变已做的决定。他一宣布这个决定,就陷入了无穷无尽的争吵:和紫堂家主吵,和投资商吵,和场监吵,和出品人吵。他的身材高大又对外不苟言笑,威慑力十足,逻辑条理都清晰,很难有人能说的过他。

 

唯独一开始温声细语地威胁他“小心哦”的安莉洁,要了张紫堂幻的照片就不再言语。

 

银爵再问她,她说,蓝楹开的很好看,但桔梗花更配你的少白头呢。

 

 

紫堂林的回合简直要闹翻全场,银爵全程保持着耷拉眼睛的点头状态,打着哈欠表示哎呀能不能快点闹完我想回家睡觉。

 

最后紫堂陆不得不把弟弟拎住,礼节性地点头,把他拖走了。

 

“银爵老师,请你仔细地考虑,”紫堂陆说,“林虽然尚年幼,但是也很有实力。请给紫堂家一个说法,不然我们会考虑撤资,我也会考虑退出剧组。”

 

“无所谓。”银爵说,“我一早就说了,我是来玩的,我高兴就好。”

 

“那您有没有考虑过,幻高兴吗?”

 

 

 

 

 

 

 

 

 

 

 

 

 

 

注:*来自史铁生《病隙碎笔》

评论 ( 2 )
热度 ( 25 )

© 潋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