潋离

无人介意,内心欢喜

【峰秋】西湖山庄

是浙江卷。

离题了离题了。





彼时中秋节还发月饼,春节还发年货的时候,王少峰王副厅去杭州开了一次研讨会。


在公费旅游还能出省并且超过两千一律都能报销的时候,许平秋许队长在杭州玩儿。只不过刚好端完个盗窃团伙,回家路上途径杭州,要从萧山机场起飞,手下的几个小伙子吵着要出去玩。


许平秋只想回家睡觉,觉得这帮小年轻烦,但被这么一双双渴望的单身汉的目光包围,他以师长兼朋友的身份自觉退了一步,打了个电话回去作报告后同意了,再在杭州留两天。


队员们欢呼起来,更有甚者在许平秋额头摁下一个口臭味的亲吻。许平秋一巴掌拍在他肩上:“滚!”


看着队员从车上潮水般流出去,许平秋笑:“好像谁他妈都能在断桥碰上白娘子似的。”




许平秋在专案组的车上睡了一整个上午,杭州方面的同行还有的忙,没人管他。睡到一半坐起来,脖子疼得厉害。


许平秋很困惑,明明这样睡了两个月,怎么今天这么不舒服。回头一看,垫着当枕头的资料没了。


有个外勤抱着资料走过去,递给他一靠枕,笑道:“您还是去开个房间睡吧,咱们这儿清完场要开别地儿去了。”


许平秋摆摆手,下车去转转。


昨晚他就晓得这帮小子没带多少钱,也都没有多少钱,于是把自己的银行卡一扔,大手一挥:“密码是我生日,随便刷。”


反正他们也知道分寸,自己人。


身上还有30,许平秋买了包红塔山蹲在路边抽。不一会儿手机震了一下,许平秋叼着烟从身后的兜里掏出来,王副厅的短信。


——完事了?


——您什么时候这么神了?


——呵。


许平秋看到这“呵”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赶紧回了条消息。


——案子还没结呢。晚几天回,要不要在楼外楼给您打包个菜?


那头半天没回,许平秋在绿化带边好点犹豫,接着发:


——王厅?


——西湖山庄1070。




许平秋回车上问刚刚那个外勤:“西湖山庄远么?”


“远,西湖边上呢,我们在开发区。”


外勤指指九阳那大牌子。许平秋看着九阳就想起九阳豆浆机,进而想到豆浆,胃立刻就吵闹起来,惦记着家里磨的热腾腾的豆浆。


许平秋查了查西湖山庄的地图和位置,立刻痛心疾首地回消息:


——太腐败了!


——那我让司机去接你?


——好啊。




王少峰把他请房进来,许平秋倒在那大床上不愿意动弹,整个人都陷进软绵绵的床垫里。半晌他转转脖子看看那小冰箱,看看那液晶电视,看看那一排沙发,悲愤道:


“不公平!”


王少峰应该是试图把他打横抱起来,但是失败了,于是受到许平秋的嘲笑。王少峰毫不留情地把他推下去,说:“去洗澡。”


许平秋把他蹬开:“不去。”


王少峰抱胸:“我输三下。”


“领导哟,得得得,我去,我去。”



房间和浴室间隔着磨砂玻璃。


王少峰听着水声响起来,给楼下房间的王秘书打了个电话。两分钟后王秘书上来,王少峰把许平秋带来的档案袋给他,附带一份保密协议。


王秘书看也不看,提起笔就签。


许平秋的结案报告归王秘书写已经很长时间了,唯手熟尔。





“小王来过了?”许平秋仰面躺倒在浴缸里,懒懒地问。


“嗯。”王少峰摘了表,把袖子挽上去,替许平秋把扎手的头发洗了,拿精油帮他按摩。力度刚好,许平秋满足地叹息。


“活过来了。小王,不错啊。”


王少峰学小王秘书的谦虚语气:“应该的,应该的。”


许平秋笑得震天动地,水一圈圈地荡开:“太他妈不像了!”


王少峰镇定自若:“还有什么需要服务?”


许平秋一把勾住他的脖子,水珠一串串地落下来,砸在王少峰心尖上。


“王秘书,提供偷情服务吗?”


“那就得看许队长给多少报酬了。”


“王厅会替我付钱的嘛。”


评论 ( 3 )
热度 ( 1 )

© 潋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