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处部分章节整理 01

就放一些我的许处。
借许处消愁。
哦,许副局。
整理得相当草率……这个嘛……

第五卷思维的子弹 第79章 狂飙突进

许平秋注意着余罪的表情变化,第一次在他的脸上看到懊悔,也是第一次在他的脸上,看到了绝望,他熄灭了烟,摁下了窗户,轻声道着:“我知道,在你心里,我可能是一个无耻的人、冷血的人,是我把你送进了监狱,让你和那些人渣共处;也是我,在你走投无路的时候,选择了回避。为此我感到内疚,不过我从不期待你原谅……对了,你很恨我吗?”

    “呵呵……谈这个有意思吗?”余罪笑着道。

    “有,告诉我,确实很恨我吗?”许平秋似乎很在意他的感觉。

    “恨……恨不得揍你个半死。可也不恨,都是我自己的选择,怨不着你。”余罪道。

    如果准确的说,是一种爱恨交加的感情,害了他,可同时也成全了他,相比那些肮脏的幕后交易,老许最起码是阳谋。

    “谢谢。”许平秋长舒了一口气,释然似地道着:“你能这样想,减轻我很大心里负担,我总担心你有一天会承受不了。”

    “别来虚的,到底想干什么?”余罪直接道。

    “呵呵,你说呢?刚才看到了这么形势变化,你有什么感想?”许平秋问。

    “感想就是。”余罪侧过头,看着许平秋发愁的老脸,慢慢道:“好像你比我更麻烦。”

“没错,是很麻烦,我在这种麻烦里挣扎了三十年。”许平秋笑着道:“从当刑警开始,嫌疑人、自己人、认识的人、不认识的人,总想把矛头对准我,你知道为什么,我还没有倒下吗?”

    “因为……你心里装着人民,你不徇私情,还是因为你有崇高的理想?”余罪不爱听,觉得这是说教。

    “错。”许平秋顺手扇了余罪后脑久一巴掌,知道他在讽刺,他纠正着道:“是因为,我比他们都黑。”

    咝……余罪一激灵,捂着后脑勺,紧张了。他瞥眼看着许平秋,这时候才觉得心头有股子凛然的寒意,那些叫嚣的、不可一世的、在市里耀武扬威的,明显比早窥到玄机,安坐这里的许平秋低了一个层次。他们已经扬刀,而老许的暗箭,谁也不知道他射向那个方向。




“其实咱们是一类人,宁留十块疤,不咽一口气,我可以告诉你,后果可能很严重,保不准我也得人现在这个位置上滚下来,可我无所畏惧,从警至今,我受过各类处分一共十七次,受伤六次,最重的一次,被人从背后打了黑枪,差点上了光荣墙啊……可我到现在还站着,大部分对手都见马克思了,谁也知道我老许黑,可我黑得问心无愧。”许平秋道。
       我……”余罪咬牙切齿,那股子豪气却迸出来了,还差那么一点点。

    “给你二十分钟时间考虑,二十二点三十分,行动准时开始,我授权你为现场指挥,抄了这个黑窝……小子,别觉得我在利用你,军警本就是党和人民手里的枪,我只不过是把枪口调整到准确的位置,我懒得跟他们玩窝里斗的游戏,今晚就这一局见输赢。”许平秋道,看着余罪。

    余罪在踌蹰着,许平秋两眼的光芒越来越甚,炯炯盯着余罪问着:“捅娄子,太小儿科了,捅破天,敢干吗?”

    那目光即便在黑暗里也放射着光芒,余罪被刺激的心在狂跳,气在狂喘,憋得他妈的终于爆发出来了,一拳砸在椅背上,一字千钧:

    “干!”


第五卷思维的子弹 第80章 善不从警

    “接下来,我要干点没分寸的事,就像你们今天干的事,干成了无功,干不成有过。而且这件事我可能兜不住,如果我兜不住,你也要跟着完蛋,敢干吗?”许平秋问。



  黑暗中许平秋面带谑笑看着那里,乐得仿佛做了一件恶作剧的孩子,忝列司机的任红城笑着道:“许处,我发现现在的小伙子和咱们那时候没多大区别,头脑一热,就冲上去了。”

    “你不会觉得我在教唆这些年轻人胡来吧?”许平秋问。

    “应该有教唆的成份吧,不过许处啊,这未授权的行动,肯定会很麻烦啊。”任红城提醒着。

    “我压根没在乎过麻烦,老任啊,干这么多年警察的我对法治的心得你知道是什么?”许平秋问。

    “肯定不是绳之以法,以法治警。”任红城笑道。

    “对,我对法治的理解是,只要你违法犯罪,我就有办法治你……那怕我与你同罪!”许平秋道。



第五卷思维的子弹 第81章 激浊扬清

出了门,上了车,车随即发动,许平秋回头问着:“过了瘾了?”

    “嗯。”余罪得意地道。

    “舒服啦?”许平秋又问。

    “爽!”余罪道。

    许平秋哈哈一笑道着:“有句话叫得意忘形,千万别犯了这个错误啊。”

    “知道。”余罪道,又问着:“许处长,怎么王局又出来了?”

    “这有什么稀罕,你捅的娄子你兜不住。我捅的娄子,我也兜不住,总得找人一起兜着吧?”许平秋笑着道。余罪想了想,一竖大拇指道着:“这办法好。



    咝,余罪一吸凉气,尼马这才认识到老许不是一般地狠。

    “紧张什么,用的都是你的人。还是你会用人啊,他们什么人也敢抓。”许平秋道。

    哎哟,余罪牙疼了,他调的那拨乡警和县刑警,到现在为止,他都不知道许平秋怎么会提前知道。本来就想着用这帮啥也不懂的乡警们搅事,可没想到许平秋借人去捅了更大的娄子。

    这不,审完了秦建功和关泽岳,送走了鼠标,这货点着烟,进所里倒了杯水,滋吧滋吧抽着,像没事人一样,到外面的通讯车上聊天了。汇报完了的史清淮刚看到余罪上去,就听到了许平秋低声的安排:

    不要干涉,让他捅。

    说完就扣了电话了,像是会议中,压着嗓子说话的,史清淮有点纳闷,收起手机,准备到车上时,他听着里面说笑声,又放弃了,站在围墙根,思忖着,旁听着。

第五卷未知章

   “少废话……找你帮忙来了啊,只有你能帮上我了,老杨你要敢说不字,我非在背后打你黑枪。”许平秋道,杨武彬吓了一跳:“老许,刑警不能这么黑吧,黑到我头上来了?那你说,帮什么?口气这么严重?”

    “要人,给调个特警中队。”许平秋脸上的肉颤了颤,掠过一丝狠厉。

    “哦哟……你还是打我黑枪吧。”杨总队长给吓住了,肯定不答应。
   
    “崔厅那儿我能交待了,而且我给你个借口……就看你敢不敢给我人了。有人想玩我就陪陪他,小打小闹多没意思,玩把大的,把这些不黑不白的全给一锅烩了……老杨,你我都没几年干头了,你数数你干了些什么,护过驾、保过航、截过访、净是些被老百姓戳脊梁骨的事。等有一天你从这个位置上退了,我怀疑你有点没脸数数自己的履历,难道就不想给自己留个好名声?”



第五卷未知章节

    “好苗咱们太多了,就缺毒草啊,对付这帮肆无忌惮的劫匪,除了以毒攻毒,以恶制恶,我实在找不出更好的办法。”

    许平秋道,眼里闪过一丝厉色,这几个高明的罪犯,还真让他生气了。

    政委看了看总队长,笑了,他知道,劝也没用,只要能抓到嫌疑人,他这位搭档从来就不惜任何代价,同样也不惜任何……手段!

第五卷未知章节

    “乱也得啃下来,通知你手下的警力出现场,不管发生什么事,把这些人全部带回来………今天就再乱,也要压下去!”

    许平秋狠狠的掐了烟头,起身踱着步,这时候,他开始和自己的支援组直接通话了……

第五卷未知章节

“你不会有合作机会的。除非你想认罪。”许平秋道,拿着手机,拨了一个电话,等待了不长的时间,似乎是传输了一个视频,他收到后,慢慢地举在蓝湛一的面前,端着蓝湛一的下巴,啪啪两个耳光,恶狠狠地道着:“看清楚,我没时间和你这种人渣废话,坦白地讲,我倒更喜欢当场击毙你。”

蓝湛一冷汗如水,刷刷冒个不停,许平秋看半晌无音,好话那是一句没有,起身就走,这时候蓝湛一受不住压力,直道着:“等等……我要和你们的领导谈。”

    “我就是这里的最高领导,除了我,没人和你谈。”许平秋道。


同上

    “太慢了,想当年我入警第三天,就被当时的总队长拉着,到刑场看行刑,一场下来吓得腿哆嗦,天天做噩梦,几次过来还不就那样……”许平秋无所谓地道,对于他来讲,训练的最好方式,永远是把他们扔到实战里,逼到绝境。



    “清淮啊……你知道你错在什么地方吗?”许平秋听说直接道,看史清淮不解,他手指点点斥着:“就是太婆婆妈妈了,没一点魄力,像你这前怕狼、后怕虎,中间怕山猪,就即便他们都走,我们还可以再选,还可以重来?很难吗?大不了省厅下死命令,给你调人,我还不信了,关起门来摔打一年,也能摔打出一支好队伍。”

评论 ( 6 )
热度 ( 3 )

© 潋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