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了余警官,演不下去了?”
微讽的语气,仿佛在宣判他的死刑。
他战栗,心跳如雷。冰凉的刀片抵在他的颈间,一时使他忘记了自己在演什么。
我——我在扮演谁?
余警官,还是余小二?
“谁说的?老子天不怕地不怕,你有种就往这儿来一刀。”
余罪强撑着笑起来,手却在发抖。
傅国生察觉到了,他以爱人的姿势环住余罪,一只手在他大腿内侧摩挲着,握着刀片的手平稳地往里推,再开口时,口吻微变,俨然已经到了戏外,低声温和地问:“小二,没事吧?”
余罪身子骤然一松。
是了,我在扮演余警官,我是余小二。
此时此刻,只有这是真实的。



给自己立个flag...

学考考完把阿兰的罪猛写完……

然后这是一篇警服play的傅余,依然是小二色诱傅老大(沉默)。

每个星期打开lof,看到有人给绝路一二点赞,我就有一种“啊原来还有人看”的感动。
题目都想好了,叫《真戏假做》。
考完试,然后11月之前,要写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评论 ( 10 )
热度 ( 10 )

© 潋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