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马】戒断反应(ABO

CP:许平秋Alpha!×马鹏omega!

PWP一发完。

————————————————————

吃我安利快快快。主要是想和群里的各位说:

诸君,许处,真的不是拿来轮的。

我居然是连着写完的……感觉要虚脱了……

戒毒流程参考橘子树的《麒麟》。

如有雷同,是我抄袭。

 ——————————————————————

PS:依据原著的时间轴,许平秋应该是忽悠完马鹏一两年就当上了处长,然而马鹏管许处叫“老队长”……真尼玛出戏,所以设定着许处还是许队,让时间轴都随风飘散吧。

 

 

 

 

 

救护车呼啸着驶进现场,在警笛的鸣泣声,犯人的哭嚎声中显得那样的不起眼。

许平秋匆匆跳下警车,沉着一张脸,身后跟着高远,这个小伙子咬着牙,眼眶通红。他们大跨步迈向救护车,瞅见担架上躺着的人。马鹏的脸色惨白,与一个月前他所见到的相比,急剧消瘦下去。许平秋和护士交流了一会儿,跟着跳上了救护车。

他俩人围上去,医生拨开马鹏的眼皮查看,发现瞳孔已经扩散到边缘。

瞳孔扩散是死亡指标,许平秋的脸色阴沉得能够滴水,他问:“怎么回事?”

医生拿了吗啡针剂过来,说:“放轻松,老许,这是戒断症状。”

许平秋这才抬头看了医生一眼,发现是自己的老朋友了。赵医生算是常年签保密协议签得快麻木的人,虽然开的是无牌无照的黑医院,但就是黑医院好,一点记录都不会留下,许平秋对他还算信得过。

“毒瘾不好治啊,履历上留下痕迹你也不好办。送到我那儿吗?”

许平秋没出声,脑子里急速地转过几个念头,最终发现送他进私人诊所是一个很好的选择,比戒毒所或者正规医院都要好。

“好,费用我会想办法搞定。”

 

 

 

 

许平秋两天后在病房里又见到马鹏。

他还没有醒,闭着眼脆弱地像个婴孩。许平秋只是看了几眼,就把位置留给一同前来的高远等人。他实在不忍心看着生龙活虎的青年变成这个样子。

出了病房,赵医生向许平秋招了招手,他踱了过去。

“他已经睡了两天了,为什么还没醒?”

“已经开始戒毒了,昏睡疗法,给他服用一定的安眠药物,同时逐渐减少阿片类药物的用量。因为病人现在很难承受住完全清醒状态下的戒断反应。”赵医生耐心地解释。

许平秋点点头。

“还有,他的戒断反应可不只针对毒品。他吸食的毒品纯度高,但万幸的是,量不多,没有长期摄入。相比较而言,另一种药物依赖恐怕比毒瘾还难戒。”

许平秋异样了,问:“怎么,他嗑什么药嗑上瘾了,比毒瘾还难戒?”

赵医生回答:“抑制剂。”

许平秋皱眉:“不可能啊,他是个Alpha,队里每月配给的抑制剂都是严格控制用量的,绝不至于成瘾。”

赵医生难以置信地看一眼报告单,说:“Alpha?老许你可别逗我,这么个货真价实的Omega躺在那里,你告诉我他每月拿的是Alpha的配给?他用的是注射式的抑制剂,前几年刚刚研制出来,这玩意市面的流通价和毒品有的一拼,有钱都难买。这东西压根就不像抑制剂,药性太暴力,一个月一针下去,会破坏omega的腺体,阻止信息素分泌,甚至可以导致生殖腔永久性闭合。有些想冒险切除腺体的omega,我们倒是会建议他在手术前用一点。你这位特勤,用了有一年半了,是不是之前端了个走私团伙,让他偷藏下一批货了啊?”

许平秋只好叹气,半晌后问:“能戒吗?怎么戒?”

“不好说。方法倒是有,一个对付抑制剂通用的办法——信息素的假性结合,”赵医生补充,“换一个通俗的说法,临时标记。”

许平秋的表情有了动摇。

赵医生继续说:“我们医院有专门干这事的Alpha,但这事儿挺难办,患者在后续治疗中容易对进行假性结合的信息素载体产生药物性依赖,你看……”

“不用了,我来。”

许平秋冷冷地扔下一句话,快步向医院外走去。

他得冷静一下。

一开始他没办法想象马鹏是个Omega,而这个消息带给他的震惊感渐渐淡去后,他没办法想象马鹏对除自己之外的人产生依赖,光是想一想,就感觉心口闷得慌,这让他感到愤怒和暴躁,像是领地被其他人侵犯。

他续而被这个自然而然的想法惊悚到了。他的理智有了迟疑,这个小东西告诉他,这种感情愚蠢而无用,倒不如思考一下,一个身手矫健的Omega特勤在卧底中能扮演怎么样的角色,在走私团伙和贩毒团伙中能得到怎么样的信任。

答案显而易见。

以这个身份做掩护,那些视Omega如玩物的犯罪分子戒心几乎可以降为零。

马鹏太了解他,太了解许平秋会利用他的性别给他派什么任务,所以才会不惜一切代价地进行掩盖。

许平秋想起青年每每望着自己的炙热眼眸,苦笑着摇摇头。

 

 

 

许平秋有一个月没去看马鹏。

一方面是因为这次破了一个大案,各种大大小小的会议接踵而至,许平秋写报告写到手酸,念总结念到想吐。另一方面,赵医生说毒品的戒断更加难熬,抑制剂倒可以先不予理会,等马鹏身体的各项指标都恢复再说。

再有,他深知马鹏是个多么要面子的人。他们可没少跟缉毒警打工,毒瘾发作的犯人是什么样的丑态,没有人比他们清楚。

 

前一个星期赵医生没少抱怨,说五六个保安按不住马鹏,医用束身衣都捆不住这个小伙子,愣是让他打伤了一个护士,把自己往墙上狠狠地撞。于是被逼无奈之下上了重型医疗床,把人往床上一按一捆,动弹不得。

 

“现在呢?”

 

“现在?恩,已经好多了,他的内源性阿太酶已经开始恢复了。简单地说,最困难的一关已经过去了。接下来就不能绑着他了,他得习惯自己克制毒瘾的发作,不然习惯外力的束缚可不是好事。另外,抑制剂也可以开始减小剂量了。”

 

“他现在醒着吗。”

 

“醒着,你去看看他吧。顺便帮他整理一下房间,老实说,自从我们的小护士被打骨折以后,没几个女孩子敢进他病房了。提醒一句,他的发情期压抑得久了,现在和毒瘾发作一样,随时都有可能来。老许,一个一年半没有发情的omega啊,悠着点。”赵医生开玩笑似得说了一句,匆匆地走了。

 

许平秋没理他,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推开房门。

 

警局的alpha特勤和高层都有喷雾式抑制剂配给,这是用来提高工作效率和防止身份暴露的。一个外勤小组里往往会有两三个alpha,不用抑制剂的话,在一个小车厢里窝着,信息素随时都会爆炸。所以一旦出任务,没有人身上会有信息素的味道,这也是马鹏得以蒙混过关的原因。

 

许平秋在一个星期前停用了抑制剂,目的吗,不言而喻。

 

马鹏的确是醒着的,眼神放空躺在床上,听到声响后转过头来,似乎哆嗦了一下。许平秋一怔,一股淡淡的烟草味道萦绕着鼻腔。他尽力地收敛自己的信息素,但还是克制不住地想释放自己的威压。

 

马鹏抽抽鼻子,闻到一股冰冷而肃杀,几乎是不近人情的味道,这味道他一个月闻下来已经想吐了。他问:“消毒水啊?”

 

许平秋笑了笑,走到床边拉了把椅子坐下。

 

“这么说来,我上一次闻到你的信息素,应该是在四年前。怎么都是在医院里呢,难怪我闻不出来。”

 

许平秋摊手:“信息素的味道是消毒水,我能改吗?你的主治医师老跟我开玩笑,说我不当医生真是屈才,一年消毒水的开销都能省下不少。”

 

马鹏笑出来,说:“和你挺像的,不近人情,队长。”

 

许平秋:“瞎说,我不近人情,那还扔着省队的报告不写,坐在这里和你聊嗑呢?”

 

马鹏不接话了,以一种专注而困惑的表情看着他。他手上戴着一副海绵手套,圆滚滚地像机器猫的爪子,无论挠人挠己,伤人伤己都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我都不知道……不知道你会提出帮我进行假性结合。”马鹏嘟囔着,提到假性结合的时候不自然地扭过头去。

 

“你不想接受治疗?”

 

“我以为你会先揍我一顿……”

 

许平秋冷哼一声:“等你下得了床了再揍也不迟。”

 

马鹏一脸正经:“我现在可是受omega保护法条例保护的,你揍我可是犯罪,队长,莫要知法犯法啊。”

 

许平秋往他脑后拍了一巴掌,道:“哦,现在知道自己是个omega了,早干嘛去了,啊?私藏走私货物,德行了?真把自己当alpha用了啊,出点什么意外我怎么给你爸交代?”

 

马鹏翻翻白眼:“您还是把我当个alpha用吧,我可想象不出您把一个omega扔到特勤队里到能底出的什么任务呢。”

 

哟,火药味挺大,冷嘲热讽的。许平秋端正姿态准备开腔了,却被马鹏抢了话:“您别把利益至上为组织服务那套又搬出来教训我,每回都训,烦不烦啊?”

 

“我每回都训,你听见去了吗?”

 

“我当然听进去了啊!”

 

“听进去了,怎么还有一笔黑款没上交啊?啊,我好像忘了告诉你,你的住院费统共在30万左右,从你农行尾号0572的卡里扣,估计绰绰有余吧?”

 

马鹏气的直哼哼,扑上来作势要挠许平秋,神色忽然古怪起来。

 

“那个……密码……你知道?”

 

“我的姓名缩写加生日,多简单啊。”

 

马鹏又开始哼哼,用余光观察着许平秋的脸色,心里直骂自己是傻逼,用别人的生日当密码,摆明了是什么?摆明了有非分之想啊!许平秋有妻子,是个温和的beta女性,他见过好几次,每次嫂子给他夹菜,他都感到自己坐立不安。

 

“许队你别误会啊……那个,那个,恩,这张卡本来就是想孝敬您的!所以为了您省点事,所以就干脆用了您的生日,哈。”

 

许平秋似笑非笑:“哦,觉悟不错,那我就收下了。”

 

马鹏傻眼了,觉得空气里写满了“傻逼”两个字,一个个呼啸而来,啪啪啪啪地打在自己脸上。他忽然醒悟过来,他那点小心思,许平秋估计早就看穿了,哪里用得着这破密码来验证啊,当即一脸正气道:“不不不许队,现在查贪污腐败查得多严啊,你看,这笔款子还是留在我这里比较好,查也是查到我身上,不会把您拖下水。”

 

“当然可以,但你私藏的抑制剂必须上交,我会替你保管。”

 

马鹏立刻沉默下来,张了张嘴,说:“我……”

 

“你必须摆脱它,马鹏,无论是生理还是心理。抑制剂只能让你变得更加脆弱。”


不老歌


评论 ( 10 )
热度 ( 19 )

© 潋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