盆友,你听说过诚梁吗

这是一份邪教安利。

组织门牌129602811

三九寒天诚梁党。

哭着说诚梁可萌,自割大腿肉。

 
 

“真冷啊……”梁仲春哈着气走出76号的门,看着自己吐出的气变成一片白雾消散在空中,紧了紧自己的围巾,迎面就感到一阵哪怕穿的再多都会侵入肌肤的阴冷寒意。他拄着拐杖走的一歪一歪地,想要快点赶回车上,早点回家。

 
 

但是有一个人在门口等着他。

 
 

“梁处长,怎么了,走的这么匆忙?”明诚站在车边笑得眼不见底,梁仲春也就笑着迎上去,摇了摇头,道:“哎,这上海的天太湿冷,我的腿又不好,难免走得急,想着回到家就能好些。”

 
 

“冷嘛,梁处长,多运动多走动就成了,你总在76号坐着,当然会觉着冷,不如和我去这附近走走?”

 
 

梁仲春愣了愣,眼神闪烁了一会,在心底里警惕地想这又是玩儿哪出,刚想开口说一句阿诚兄弟你真闲,阿诚已经转身走了。走出几步,他又折回来顺带想抽走梁仲春手里的手杖。梁仲春还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地把手杖递过去了,也握得没怎么紧,明诚很轻松地就抽走了那根制作精良的细木棍,冲着他挥了挥,挑了挑眉,倒退着向后走去。

 
 

梁仲春这才回过神来,暗骂了一句,有点艰难地拖着自己不便的腿想跟上走在前面的青年。明诚不紧不慢地在前面把玩着手杖看着他。

 
 

没有一个支撑力,梁仲春觉得自己心里慌的很,生怕一个不小心没走稳在76号大门口摔了自己,那不是丑大了,传到汪曼春那儿她估计可以笑一年。他极为小心地走了几步,最后觉得也不是个办法,干脆停下来不走了,瞪着眼睛看着明诚,极为无奈:

 
 

“阿诚,你要我跟你去附近走走可以,你抢我手杖做什么?”

 
 

明诚走得近一些,说:“我这不是怕梁处长不肯跟我走吗?”

 
 

梁仲春白了他一眼,伸手去够自己那根手杖。明诚把手杖往身后一藏,伸出一只手,笑得可让梁仲春想打他,

 
 

“梁处长扶着我就行了,要这东西做什么?”

 
 

他盯着明诚带着手套的手,有些无可奈何地叹气,把手放上去,握紧,任人拉着往前走。

 
 

“你就是花样多,也不怕被人多口杂,被明长官误听了去。说吧,找我又有什么事啊?”

 
 

“作者说诚梁太冷了,她想哭,求着我想让我们出来溜达一圈赚点热度。没办法,”明诚耸肩,“我就拉你出来了,再说这天确实冷,多走走也不是什么坏事。”

 
 

“……你收了人家多少钱?”

 
 

“也就三条黄鱼。不多。

 
 

“到时候分我一条。”

 
 

“是是是,少不了你的好处。”

 

评论 ( 24 )
热度 ( 45 )

© 潋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