潋离

待回收物
静止于国漫/国剧
肉食动物
许平秋
咕咕咕咕咕咕咕

峰秋出场整理

写不出来的时候,把笔一扔去翻原著。
还是写不出来。_(:з」∠)_

其实峰秋俩人对对方都很了解,只不过是在某种片面的程度。两个人的交集基本上集中在偷牛案,橙色年华和灭门案。

生气,被屏了一次……

秋→峰

第3卷 第64章 无功加冕

         “以我对少峰的了解,正常情况下,他会给你一直压担子,直到把你压垮;或者把你调到一鸟不拉屎的地方,让你半辈子回不来,一辈子当小片警;更或者,给你扣个敏感的案子让你处理,一步不慎,就是下课的命运在等着你。坐一辈子冷板凳都是轻的,说不定真会剥了谁的警籍,全省这么多警察,少一个两个,谁还会在乎?”许平秋笑着道,说得很轻松,不过是基于对他这位老同学的了解。

第36章勇不敌贱
  当然,没和他通过气。这样的案子,以许平秋的了解,身兼副厅和市局局长的同学王少峰,是不会假手与人的。不过他并不介意,偶看苗奇副局长,两人仍然是会心一笑。

  “王少峰我比你了解,他要不好大喜功,就坐不到现在这个位置了。”(马老语。)

第42章同气枝连

  同样坐在主席台上的许平秋看着四下私语的刑警,瞥眼时,恰恰看到了王少峰副厅脸上那浓浓的笑意,以他刑侦加上官场的阴暗思维,他似乎在那笑容发现了很多诡异的成份。
        他在揣度着此行王局的真实用意,理论上,既然把他已经扔到乡下了,等闲肯定不会有想扶植你的意思,那这样的话,王局极力促成此次研讨会,又强调把羊头乡派出所这位请来出席,应该不是殊荣喽?
         “坏了,这个草包要出个洋相,那就成全警的笑料了。”许平秋看到了余罪,还是傻不愣瞪四下张望的表情,他心虚道。

峰→秋

  汇报间他瞥眼看了看老同学许平秋,不愧是一线摸爬滚打几十年的,根本没有什么反应,会间还不时地看着手机。这一点让王少峰非常嫉妒,老许的消息直接来自一线,不像他,所有的汇报都是层层经过办公室润色后才能到他这里。

     这同样也是个试探,王少峰暗暗道着,崔厅对许平秋亲切直呼其名已经说明问题了,敢担你就担着,不敢担就放支队,毕竟是省厅大员,总不能追责到他身上吧。

  王少峰思忖了下,又问着:“你还和以前一样,有没把握,都敢拍胸脯。”

  “呵呵,我能理解,我的老岳父,咱们的老校长,一直觉得我不如你,就因为我过早了离开了刑侦一线,在他眼里,我是逃兵啊。”王少峰感慨地道着,此时倒觉得老同学有些地方确实比他强,最起码敢为天下先的魄力就不是一般人有的。

  
  “老同学啊,我相信你一定行,不管是做总队长还是作秀,谁都没你时间长。”王少峰笑着评价了许平秋一句,回头时,两人相视俱笑,虽有芥蒂,但并无介意。

         他默然地瞥眼看老许时,老许的脸上泛过一丝狡黠的笑容,他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地想到了这样一种可能:老许的小动作应该早开始了,以他这样言行不一的人,场面上汇报的话,千万不能相信。

  哎哟这事逼宫逼得,把李磊听得一肚子苦水往嘴里泛,王少峰却是心里暗笑了,这位许副厅长骨子还是当年刑警队长的作派,想从他手里抢桃子没那么容易,除非他愿意给你,而现在看来,许副厅是很不愿意啊。


峰秋芙大三角来源。

第13章 蚌病成珠
       “官不聊生呐,我现在指挥几千警力,还没有当警察的时候心里坦,唉。”王少峰手机放过一边,哎叹道。
  “那是因为,你顾及的太多了,位子、形象、影响,在这一点上,你可没有你那位老同学纯粹。”夫人笑着道,转身时,却看到了王少峰脸色不悦,她嫣然一笑,轻轻偎上来,吻了吻笑道:“我都跟你这么多年了,你还吃醋啊?
  “他确实比我强,很多地方。”王少峰道,职务和能力,有时候并不对等,许平秋一直没有离开过一线,这是他的失败之处,但何尝又不是他最成功之处呢。

         余罪光扫望时,不经意看到了搀着老校长那位女人,随意的挽梳着发髻,恬静白皙的脸,很漂亮。倒不是因为风韵犹存吸引了余罪,而是在许平秋面前,那女人似乎有点尴尬似地,下意识地往校长的身后靠了靠。
  接下来又吓了他一跳,那位女人居然和王少峰揽在了一起,轻挽着他的胳膊,老校长已然和一位年龄相仿的老头,牵着手说得好不热乎。
  哟?这情况里好怪异了,他看看身边,插了一个位置,站到了马秋林身边,小声问着:“马老,这位女人是谁?”
  “蠢货,局长夫人居然不认识?王校长的女儿,王芙,没从警,从政了。”马秋林笑着道。

        “我发现,您和王少峰副厅长,不是政敌。”余罪道。
  “当然不是,工作方式的不同,治警意见的分歧,永远到不了敌对的立场。”许平秋道,有点愕然了。这家伙的看问题角度和别人真的不同。
  “我看到那位王芙女士见了你很不自然。”余罪突然吐口了,许平秋黑脸一糗,余罪刺激着:“我的意思是,你们不是政敌,而是情敌……这就是我的收获,你逼我说的啊。”
  
  刷地许平秋一挥手,包向余罪扇来,早有防备的余罪一后仰身,吧唧,哎哟,正偷笑的鼠标遭了无妄之灾,捂着脑袋,警帽飞了老远。

  “我认识你,你叫余罪……进来啊,怎么站雪地里。”王少峰笑着道,头回见让余罪愣了下,白面无须、彬彬有礼,很亲和的王局长,尼马比一脸碳黑的老许,可不知道强多少倍,怨不得当情敌输了。

二人互怼
总是为了余罪互怼……。

 第1章实验计划

  他的安排还在研究中,准确的情况是,王少峰局长想就地转正,把这位让他闹心的小警永远放在羊头崖乡派出所无私奉献去,不过这一次遭遇到了许平秋的狙击,他启动了特勤征召条例,直接提走了这个人的人事手续,因为此事两位老同学还犯毛病了。

 王少峰微微一笑,儒雅地端着茶杯,轻轻地浮浮茶面,呷了口。
  眼睛没有看许平秋,作为下一级,许平秋知道这个份量还不够,继续道着:“作为负责刑事侦查的主办人,我对此负领导责任,我们正在研究处理方案,随后会向厅党委作一份自查和整顿报告。”
  “好,希望各单位都开始严格自查自纠,遇到这种事绝对不能姑息迁就……散会。”
  王少峰顿了顿茶杯,起身离席了,秘书紧跟着,把领导的笔记和水杯拿好。
  一席省厅大员,都看着脸阴郁得可怕的许平秋,一个接一个,默然无声地离座。不一会儿,偌大的会议空空荡荡,只剩下了许平秋一人。

          一件事在不到一天的时间里,从基层能直达省厅会议桌上,他从同仁的眼睛已经看出来了,他自己已经到了枪口下,准星里。
  他冷静地思忖着,毫无征兆地起身,拿起影印件撕了个粉碎,然后啪声摔了茶杯,背着手,气冲冲地下楼。连办公室也没有进,叫来了车,直驱特警总队。

         “知道。”余罪道,又问着:“许处长,怎么王局又出来了?”
  “这有什么稀罕,你捅的娄子你兜不住。我捅的娄子,我也兜不住,总得找人一起兜着吧?”许平秋笑着道。余罪想了想,一竖大拇指道着:“这办法好。”
  “好在什么地方?”许平秋笑着问。
  “这是打脸的最高境界。”余罪道:“就是让他自己打自己的脸。”

         李朝东本待请示的,突然发现气氛不对,也知趣的离开了,因为他看着两位领导,似乎在四目相接着,有什么私下话要说。
  确实有,李朝东闭上门的一刹那,王少峰轻声道着:“看来崔厅是在给我上课。”
  “这个你得问他。”许平秋道,面无表情。
  “你还是对我有成见,这个不用问崔厅吧?”王少峰盯着老同学。
  “你以副厅的身份问一位处长,让我怎么回答啊。”许平秋笑着道。

  王少峰斥着,许平秋一副苦水泛嘴里表情,怎么横着竖着,都是余罪让两人消化不良呢?

许平秋帮忙打圆场,商业互吹和互动

         群众基础颇好的许平秋揽着李航道着:“今天你们跟我车后,我亲自给英雄开车啊,王副厅,您没意见吧。”
       王局笑了笑,直埋怨许平秋把他的活抢了,两位领导说得反倒让英雄不好意思了。

现在估计该训邵万戈了,对于先斩后奏,没有那位领导会喜欢,那是对他本人权威的一种挑战,王少峰摔了手里的笔,正即将喷出来的时候,许平秋插上嘴了,替他训着:“无视上级,擅自出警,越来越不像话了……王副厅长,我建议,领导组把重案队排除在外。让他们做出深刻检讨。”
  许平秋像是真生气了,看着站在圆桌会议末尾的邵万戈,沉声道。
  不过这个提议把王少峰副厅兼局长吓了一跳,惊讶地啊了声,然后发现不对了,这个黑脸谁也可以唱,他不能唱,二队是整个行动的发起单位,几乎是整个案件的灵魂,大部分案情都是直接从二队出来的,他现在倒觉得自己的态度不对了,马上换了一副征询的口吻道着:“什么情况,你详细说一下。”

  许平秋几乎没有考虑,站起身道着:“危难之际,责无旁贷,如果无法向全市人民交待,我第一个顶到前面。”
  
  李朝东蓦地松了口气,向着总队长投去了感激的一瞥,这么重大的责任真要压他身上,他估计自己会受不了。王少峰愣了下,没想到许平秋在戳升副厅呼声最高的时候,还敢这样做出选择。

  收回了眼光,王少峰回头看闭目养神的许平秋,问了句:“老许,你有多大把握?”
  “领导啊,看来您真是离开基层日久了,没侦破以前,谁敢说有多大把握,你非要问啊我可以告诉你,抓是肯定能抓到了,但需要多少时间,我真没把握。”许平秋道。

  “相信我,事业和婚姻一样。”许平秋小声道。
  “什么意思?”王少峰看了司机一眼,有点不适应这种玩笑了。
  许平秋却是随意地道着:“意思是:你必须做出选择,可你不管做出什么样的选择,都免不了后悔。
  王少峰笑了,断了这个话题,一直以来老许的话比较直白,对于自重身份的人,会很尴尬的。

 问题一概扔进史清淮解决,此时尽显老许的霸道风格,拍着桌子对着步话训着:少了汽车轮子你们还不会办案了是不是?没轮子有腿,腿走不动,爬也爬到排查地点。
  粗暴地一解决,气咻咻地背着手出去了,支援组一干人可没见识过总队长这等凶悍脾气,个个面面相觑,反倒是王少峰温言劝慰了一番,协调着就近解决的方式。

        他随后出门找这位大发脾气的老同学,找了好一一会儿,找到时,老许正靠在墙角抽烟,眼看的方向是拉着警戒的17号凶案院子,一上午的时间群众的好奇心已经耗尽了,都知道这儿死了一家,左邻右舍都跑光了,除了驻守的警察,连看热闹的都没有。
  “抽烟对身体不好,你该戒了。”王少峰劝了句。
  “没案子早戒了,一有案子就复吸。这玩意比毒瘾还厉害。”许平秋狠狠抽了一口,鼻孔里嘴里冒着烟,好惬意地样子。
  “这刚开始就上火了啊?”王少峰笑道。

         跟着老许也忍俊不禁地面露笑容了,王少峰想想这天寒地冻的,来一口倒也不是什么坏事,他尴尬地收起了领导的派头,老许圆着场道着:“看来是咱们工作有疏漏了,这天气来一口驱驱寒才是外勤们最需要的……通知一下后勤上,搞上点二两装的,外勤的每人发一瓶。”

   王少峰和许平秋互视一眼,老许一摆头:“给他。”

        似乎有理,可牵涉太大,王少峰看看许平秋,许平秋也看看他,贸然下个收缩区域的命令,谁也得掂量一下,余罪却是焦急地看着两位大员,说不能说,催不能催,等了一会儿倒好,老许抽了根烟,又点上了。

        “老同学,媒体去了不少人,你看怎么办?”王少峰问,此时脸色如雪后方晴,灿烂得很。
  “你是领导,你说了算。”许平秋笑着道,两人相视,怎么就这么志得意满呢。

评论
热度 ( 1 )

© 潋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