潋离

待回收物
静止于国漫/国剧
肉食动物
许平秋
咕咕咕咕咕咕咕

【关周】中秋夜

中秋过不过其实也没什么所谓,对警察这种非正常职业来说,大众放假就等于自己加班,曾有人痛心疾首道,这人就不能太闲,一闲就容易出事,看守所与旅游景点一般有人流高峰期,周巡这天只顾四处骂着人拍桌子,连撩头发的时间都没有,这半夜里才结了忙了好几天的案子,好容易撸了一把头发,看一眼手机,发现长丰支队的微信群里一溜烟的“中秋快乐”。

周巡都不用往上拉,一看就明白前面有个大官发了句“中秋快乐”。这是得亏已经整完事了,不然这节都没发过,不挨骂就不错了,还快乐呢。

局里发了月饼,周巡也没什么吃晚饭的心情,干脆塞了几个甜腻腻的莲蓉填肚子,回家后四处找吃的。正翻箱倒柜时候关宏峰来了消息,周巡一边摸着柜子一边打开手机,蹲在那儿看微信。

老关:忙完了?

周巡看看时间,凌晨两点,语音回他:“忙完了。关老师可是大忙人,这个点儿,是忙着备课还是改作业啊?”

老关:少吃点零食。

周巡拖出一包鸭脖来,乐了:“行,神还是您神,吃我还是得吃。我跟你说啊,就前几天那个案子,俗套的不行,就是情杀,那是写刑侦故事都不敢写的这么老套,就是缺证据,憋得人蹦不出半个屁来。现在舒坦了。”

关宏峰那边半天没反应,周巡吐完了所有骨头还没见消息框有动静,以为关宏峰睡去了,舔干净手上红油以后把骨头用纸包一包丢进垃圾桶。他的确也累了,一天到晚骂人也是件力气活,更何况他还得干许多比骂人累得多的事,谁让他是队长,关宏峰又不在身边。

他关灯爬上床,已经静音的手机又亮起来。周巡眼皮已经黏到一起,挣扎着起来接了电话。

“周巡?”

周巡被关宏峰压低的声音惊醒,支起一侧身子,伸手去开灯,打着哈欠道:“老关,怎么,不像你啊,这么晚还不睡,等着我啊,这么贴心?”

那边沙沙的一阵响,关宏峰不在支队已经很久了,关宏宇的问题解决,他的顾问身份解除,在学校上课。平时见面有一回没一回的,关宏峰知道周巡有多忙,跟自己前面十五年一样忙,除了案子,几乎顾不上别的什么东西。关系维持的也有一阵没一阵,像炮友多于恋人。关宏峰不说,周巡也就不提。提那糟心的东西干嘛,还嫌不够闹心的吗,周巡闭着眼烦躁地摸床头灯的开关。

关宏峰说:“没事。忘了说中秋快乐,看群里发了。”

周巡听着那平静的语调,一头雾水地说:“啊,对,那个,老关,你跟关宏宇高亚楠他们聚着吧应该,刚看见亚楠发饕餮照片了。”

“嗯,麻烦开开门。”

周巡的脑子还没转过弯来,先听见一阵平稳的敲门声。不多不少,三声,间隔都一样。这是关宏峰敲门的声音,随后正门被打开,脚步声后房间门也被人轻轻推看。周巡刚好摸开灯,关宏峰探头,嘴角带一抹极淡的笑意。关宏峰很少笑,嘴角的一点牵动看着也不像笑,最初看见他的人会觉得他过于装X,但周巡知道老关的笑得看进眼睛的深处,他笑时眼底总带一抹不同于平时那一滩死水的亮色。

关宏峰替他问:“我怎么来了。”

周巡伸手指指他,干笑了一声,默认了他的不期而至。

“有钥匙还敲什么门啊。”

“有钥匙才要敲门啊。”关宏峰理所当然地答。

周巡想起抓嫌犯时总手持钥匙敲门送外卖送快递,忽然想笑。关宏峰解下围巾,脱下风衣,搁在衣架上。这衣架就是为了这才准备的。

关宏峰的动作过于自然,等他换好他的那一套睡衣,拿出他自己那床被子来睡下时,周巡甚至还没想好上一句话该怎么接。话在嘴里滚了一圈,他终于老老实实地躺下,问:“你怎么来了?明儿没课啊?”

“今天中秋,团圆夜。”关宏峰已经闭上眼,说的很轻松,“我不该回来吗?”

短打,没有什么实质内容,大噶中秋快乐。

我们穷鬼就是这样的啦,收到礼物以后,默默看看微信余额,转身就打开了wps。

评论 ( 10 )
热度 ( 48 )

© 潋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