潋离

无人介意,内心欢喜

【瑞金】两个我(1—12)

是瑞金。
两对瑞金。
发烧中打字,我不知道我在写什么。谢谢。

    1.
“我跟你商量一件事。”

金这么说了。

黑金面无表情地继续往他的城堡上叠积木,城堡上有座很高的钟楼,小小高高,黑金搭了一半。或许没到一半,只要他愿意,他可以飞起来,把这钟楼叠得他妈的高,跟广州小蛮腰一样高都成。反正这是个他妈的糟糕的意识世界,一个没有wifi的他妈的意识世界。没有天花板或者其他什么大气层来阻止黑金这么干。

“你不能把这儿的墙漆成金色。”

“不是这个问题……”

“绿色大刀的墙纸也不行。”

“可是这儿这么黑,我看不到你呀!”

2.
“我真的有事情跟你商量!”

“我不知道你的混蛋发小喜欢什么生日礼物。我不知道他的面瘫脸是什么意思,我也不知道他妈的有三个女生为你打架该怎么办——我的意思是,如果你不从她们三个辣妹里挑一个当女朋友或者转身投入那个面瘫的怀抱告诉他们你是个基佬的话——”

每当金一头撞进意识世界说出“怎么办”的时候,通常他都是遇到了诸如此类非常、非常、非常、非常愚蠢又特别、特别、特别、特别棘手的问题。

金摆出一脸惊讶的“你在说什么呀”的表情,这让黑金意识到今天的情况似乎有所不同。

他居然没有露出他那愚蠢的笑容!

黑金思索着,看着他,说:“你说。”

3.
“明天……你能代替我上一天学吗?”

整个意识空间都扭曲了。

金吓得坐到了地上。

黑金:“不,我是不会帮你做你的期末试卷的,哪怕你数学零分。”

因为金每次考砸了回家,秋都会摆出板凳来象征性地打金的屁股几下。一点儿都不疼,但金在意识空间里哭的稀里哗啦。真的,当年自己作为一个意识体被秋暴打的时候都没这么哭过,这多少让黑金心里好受了点。

现在秋失踪了,没准还已经死了,他一想到这个就很高兴,真的很高兴,知道秋在南极失踪的消息他都快高兴地哭出来了,不骗你。

黑金想起自己的经历,被搓圆搓扁,然后给他妈的关在这儿,每天就搭搭积木,看看电视,还他妈的只有一个台,放一个节目,主角个个杀马特的不行,男主角愚蠢而无知,是那种看了开头就知道结局的故事,偶尔放着逗个乐还成,每天每夜地开着就是犯傻了。

对了,每次秋那么不痛不痒地、简直像开玩笑地打了金那么几下屁股之后一定会带金去吃肯德基,点两个桶翅。金吃桶翅的速度很了不起。

黑金很少认为什么东西很了不起。

所以,你可以知道金吃桶翅的技术有多了不起了。

4.
“不是这个问题!”金气的脸都鼓起来了。

“求人的态度端正一点。”

金泄了气:“好吧……我们班要排话剧。”

“哦。”

“演的是白雪公主。”

“哦。”

“我演恶毒的王后。”

黑金吓得坐到了地上。

5.

“选角色的人脑子里没点[哔——]会这样??”

秋设置的该死的屏蔽系统。根本无法让我展示我强大的词汇量。

6.
“鬼狐老师是这样安排的……说这个角色可以锻炼我的演技……可是我真的不会演啊,我一上台,他们都开始笑话我,我非常难过,如果我们班的话剧因为我演砸了,我会很难过的——”

金一脸请求。

“所以,金,你想告诉我,”黑金指着自己,“我[哔——]的像个[哔——][哔——][哔——][哔——][哔——][哔——]的恶毒的后妈?”

金沉默了。他沉默,因为说谎不是个好习惯。

“嗯,我是挺像的。”

“?!”

“所以,说说吧,”黑金拍拍手,把叠了一半的积木存档,变出了两个巨大的王座,一个金色一个黑色,“你要我怎么做?”

“不准把头发染成白色。”

“我拒绝。”

金想了想,说:“那你戴个美瞳吧!我觉得,除了头发和眼睛,我们哪儿都一样,绝对不会有人认出来的!”

黑金:“……”

黑金:“嗯,我想也是。那么,明早请把权限放开给我。”

“太好了!谢谢你,小黑!”

“你就不怕我抢了你的身体不把控制器还给你了?”黑金做了一个阴险的微笑表情,“我可是个像恶毒的后妈的人。”

“怎么会呢,小黑!你人那么好,而且,你那么怕痛的,这点和我很像呢!哈哈,每次姐姐打我,我都看到你在发抖,想为我哭呢。”

傻逼,黑金想,我他妈那是在憋笑。

而且,我他妈的一点都不怕疼。

真的一点儿都不怕疼。

7.
“明天你出去。”

格瑞面无表情,言简意赅。

“等等,本体,你说的话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吗?不对,你居然跟我说话了!你已经四天没有跟我说过一句话了,你今天居然说了五个字!天呐,折算下来每天说了一点二五个字!”

格瑞把剧本砸到他脸上。旧格闭了嘴,飞快地翻了翻剧本,忽然露出了迷人的微笑,身边的星星开始发光,玫瑰一朵接着一朵地绽放。

格瑞往后退,再往后退。

……好刺眼。

“天呐,本体,这个剧本真是棒极了,王子这个角色真是为我量身打造,如果只是一个话剧,我想没有任何问题,我一定倾尽全力为您……”

您的好友【格瑞】已下线。

旧格收敛了笑容,“啪”地合上剧本,郑重其事地说:“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怕自己的发小在话剧里演砸,或者成为笑柄,情愿自己演一个不符合自己本性的角色,把目光都吸引到自己的身上吗……了不起,了不起,这种牺牲精神,不愧是我的本体呢……”

他按照剧本要求展开一个亲切温柔又不失豪爽霸气的微笑,望向远方:“啊啊,算起来,我真的已经很久没有出过这个地方了呢……”

8.
“……金?”

紫堂幻拿着课堂作业的手有点僵硬。

黑金把书包扔在桌子上,一屁股坐下来,懒洋洋地回道:“嗯。紫堂幻是吧?”

紫堂幻干笑着:“那个,这是昨天的家庭作业。金,快写几道,不让鬼狐老师又点名批评你了。”

“哦,我写好了。”

紫堂幻僵在原地。

日我没听错吧金会写家庭作业了金居然会写家庭作业了他居然会写家庭作业!

紫堂幻得出一个结论:一定是格瑞帮他写的。

“哦……那你把作业交了吧。”

所以是谁规定班长要收家庭作业的?各科课代表是摆设吗?

“操,”黑金翻了翻书包,“我忘带了。”

紫堂幻听见那个“操”字,震惊得差点就要倒在地上死掉了。

9.
“那么,金先生,现在我想请你对你的家庭作业和你的发色做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黑金站起来,缓缓开口。

“是这样的。”

他停顿了一下,金在意识空间里面看着大屏幕,紧张地不行。

“昨天晚上我为了写完我的家庭作业,一夜白头。”

黑金和鬼狐面无表情地对视了一会,黑金接着说:“然后早上起来的时候,我忘记带了。”

10.
    教室门忽然被推开,一个白色头发的人站在门口,露出迷人的微笑,八颗牙,很好,很标准,很绅士。

    很刺眼。

“安迷修同学,你走错班了吗?我们这里没有雷狮。”

旧格愣了一下,刚想开口,鬼狐很有礼貌地说:“谢谢您,劳驾把门带上。”

旧格真的关了门,下一秒又推开了门:“那个,鬼狐老师,我是格瑞。”

鬼狐微笑着摇头:“不,虽然你今天没有打领带,而且还带了紫色美瞳,但是圣光、BGM还有发型是不会骗人的。”

旧格的笑容僵住了。

??我怎么知道格瑞的发型怎么做啊?我真的做不到用半瓶发胶做出那种发型。我用了他整整两瓶,只能做到这种效果了啊!而且看起来还不错,嗯,非常不错。虽然迟到了,但是这个发型,非常不错。

格瑞在他的脑子里提醒他:发带。

旧格想了想,把发带掏出来戴上,那一头银色长发居然自己笔直朝天了。

鬼狐大惊失色:“你居然真的是格瑞!”

凯莉:“居然能让鬼狐大惊失色,还真是妙的很呢。”

11.
鬼狐用了两秒来恢复平静,然后说:“格瑞同学,虽然你的成绩优秀……”

“还很帅。”

“还很帅……”

“而且冷酷而不失体贴。”

“而且……成绩优秀,”鬼狐提高音量,“但是,迟到是一种失礼当然行为,也是一种违纪的行为,违反班规,就意味着你某一天也会违反法规,意味着……”

黑金:“格瑞,我们出去罚站吧。”

11.
两个人在教室外大眼瞪小眼。

金快把脸贴在屏幕上,大叫起来:小黑,快跟格瑞打招呼,要是我没有和格瑞打招呼,格瑞一定会讨厌我的!不许叫他面瘫男!他肯定会不高兴的!

格瑞冷冷地“哼”了一声,旧格打了个寒颤,心想原来如此……虽然我本意是不想这样的,但是既然是你的要求,那我就勉为其难地冷淡一点好了。

“金。”

“格瑞。”

他们同时开口。

“你先说。”

他们再次同时开口。

空气再次沉默。

格瑞沉沉叹气,对旧格说:“我做了。”

旧格说:“金,其实你今天不用罚站的,因为我昨天已经帮你写了一份了。”

12.
金的身体忽然愣住了。

因为黑金忽然被拉进了意识空间,意识空间里金哭得像个泪人。

妈的孟姜女哭长城都没这种哭法。

由于今天黑金掌权,操作不熟练,他一想到孟姜女,意识空间立刻给了他一座长城,金伏在长城上,哭得好伤心。

金抹了抹眼泪,红着鼻子:“格瑞、格瑞他从来没有对我说过那么长的话,他是不是更喜欢你?”

黑金操作不熟,以至于空间里忽然响起了忧郁的台词:“明明是我先……”

被截断了。

“我[哔——]的不就是你吗?”

金很认真地想着,一边抽泣:“不对。至少我就发不出这种很好玩的哔哔声。”

评论 ( 4 )
热度 ( 38 )

© 潋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