潋离

无人介意,内心欢喜

【峰秋】定心真言(上)

王少峰ALPHA!/许平秋OMEGA!

双性OMEGA设定,防雷。

没时间写……啊……没时间……

紧箍咒有个很雅的名字,叫“定心真言”。



       许平秋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厚厚的窗帘遮挡了阳光,只从缝隙里溜进一丝光亮。他的脑袋还在嗡嗡作响,各种混乱的尖利声响在此起彼伏,壮阔的海浪声拍打耳膜。长期熬夜的后遗症。

      许平秋一起来先进浴室,洗澡。王少峰有一点洁癖,近年来洁癖越来越严重,昨天早上没把他从床上拖起来塞进浴缸已经是很善解人意了,许平秋也该识趣一点,好好把自己收拾收拾,洗刷掉泥土、海风的味道和过度吸烟后被煤灯熏过一天一夜似的焦炭味。

      许平秋顶着湿漉漉的头发抱着床单出房间,王少峰在阳台上浇花。阳台被王少峰侍弄得像个小花园,葡萄藤顺着架子向上蜿蜒,碰到玻璃窗,仍想往外爬。

      今年春天王少峰大费周章地从花鸟市场弄来了黑土,倒在木质的长方形花槽里,在土里埋了截猪大肠,撒了两袋过磷酸骨粉,种了两株株芍药,一枝葡萄,一丛驱蚊草;一盆葱被搁在窗上,葱苗长长短短,有些葱尖尖被掐了去,有些可怜地光秃秃站着。与它作伴的是一盆仙人掌与一个个塑料小花盆里的玉珠莲,仙人掌是许平秋的。地上有个老大的盆,里面是一株堪称肥硕的玉珠莲,里三层外三层地长成让人惊诧的模样,是那些小株的母株。

      许平秋把被单丢进洗衣机完事,王少峰拧着花洒的开关,把水调小浇那盆玉珠莲,听见洗衣机转起来,说:“小米粥和皮蛋粥在蒸锅里。”

      许平秋从善如流,去厨房找吃的。他已经跟了两个月的任务,一个抓赌愣是给抓出了个金融犯罪集团,支援组从山西跑到江浙又下广州,在广州过了冬至。回家才感到真他妈的冷,感叹完就想真他妈的累,倒头就睡,睡足一天一夜才有精神起来,现在就在想:真他妈饿啊。

      王少峰浇完花,洗了手下楼,客厅里许平秋叼片面包喝着粥,翘个二郎腿。

      王少峰在他对面坐定,看了看他浮肿的脸,说:“以后不要那么拼。”

     “没办法,我得跟去,”许平秋喝了口皮蛋粥,咂咂嘴,“你以为我乐意啊?史淮清和肖梦晓是大队长,但支援组里这一个两个的刺儿头,横起来连我的话都不听。上头又都等着看我的笑话,我能让他们看笑话吗?”

       王少峰笑了:“好,都是你有理,和年轻人一起熬着夜拼命,就是为了不让别人看笑话。现在上面关注起支援组的事儿了,觉得这个反响不错,不过还是在观望。”

      “现在警察行业最不缺的是什么?最不缺的就是能打、能蹲、能熬夜的刑警,缺的是看得懂互联网技术,看得懂银行流水的人。”许平秋一说这个,眼睛就亮了,拿筷子指点山河,“我一看史淮清的预案就有数了,上面肯定对这个机动性高、技术性高的支援组感兴趣,他们只缺一点成绩证明自己,一旦有了成绩,你们这些好大喜功的领导就一定会动心……这次到广州,广州的同志给我们好好上了一课了。广州的警务系统有个视频云系统,会自动发出相似度对比的警告,被警方监控的有犯罪前科、负案在逃的人员一旦进入广州火车站,系统就会自动报警……”

      王少峰知道许平秋越说就会越激动,打断他,无耐道:“吃你的吧!人家广州和我们不是同一个层次,‘全国春运看广东,广东春运看广州’,他们担的担子重,有钱有技术,你看我们能这么搞吗?”

      许平秋嘀咕一句,把粥喝完,用手上的半块吐司把碗檐上的粥刮干净,三下五除二地塞进嘴里,拍拍手预备和王少峰理论。王少峰抱着胸听许平秋说治警理论,直摇头。许平秋说到一半又去厨房装了碗小米粥,捧在手心里暖手。

      王少峰看他肿胀的眼袋和黑眼圈,用训诫的口吻:“你是孙悟空吗?不服麒麟辖,不归凤凰管,又不服人间王位拘束,还能去阎王殿里把自己的名字勾掉,所以把自己的命不当命看?”

      许平秋看他一会,笑了:“我就是啊。你担心我?”

      王少峰很自然地点头。

      许平秋说:“那我该和你一样恨不得喝啤酒都放两颗枸杞?我记得你比我还要小三岁。”

     “ 两岁。”

     “哦。两岁。”

     “……”

       王少峰:“宠物店把东西寄来了。”

       许平秋吹着粥:“我看看。”

        一个挺精致的项圈,拿在手里沉甸甸的,尼龙反光丝的,料子摸着挺舒服。宠物铭牌挂在金属扣上,已经刻了名字:许平秋。

      “紧箍儿,戴不戴?”

         许平秋小口喝粥,由着王少峰给他扣上项圈的扣子,抱怨:“地板太冰了,跪久了膝盖疼。你要么把一楼二楼全铺上毛毯,要么就给我滚回床上去。”

     “毛毯容易脏,而且保养起来麻烦。我上个月把地板拆了一遍,装了地暖。羊绒毯只铺了书房。”

      许平秋半晌没说话,直瞪他,最后只得摇头感叹:“唉,世风日下,世风日下……”

     “你吃饱了吗?”

       王少峰拿手指捻去许平秋嘴角的一点米粒,许平秋下意识去舔,说:“没。”

      他复而抬头,对上王少峰的视线:“我都两个月没吃饱饭了,你这个当主人的,是不是该交公粮了?”


评论 ( 3 )
热度 ( 4 )

© 潋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