潋离

待回收物
静止于国漫/国剧
肉食动物
许平秋
咕咕咕咕咕咕咕

头顶三尺有神明

佛爷×和尚

和尚早晨起来,吐纳,礼佛。
门开了,嘉措一身酒气地进来,踢掉了高跟皮靴,衣服上的银圈撞击,叮叮当当得一路响。
和尚闭着眼专心礼佛,不多时听见叮叮当当的声音路过自个的房间,又折回来,门被拉开。
佛爷昨晚玩high了,径直躺和尚床上闭目养神。
和尚睁开眼:“阿弥陀佛,佛爷昨晚玩的挺高兴?”
嘉措翻了个身。和尚清修,床板硬邦邦的,房里一股檀香味儿,带着杏花、雨水的气息,幽深清雅,寺庙里焚香的气息,挺好闻。和尚晕着的时候苏白和胖子都喜欢在他屋里午睡,也不是没道理。
“嗯,你这体香还挺好闻,以后我也往你屋里午睡了。”
“还能安神呢。”
和尚笑道,起身出去买早饭。他已经习惯了这么个转性的佛爷每天闹腾着,吸毒泡吧一起上,俩人心里都有数,默契地没有打扰。
僧人都是喜静的,也熬得住寂寞。只是嘉措在老方家里时不礼佛不修炼了,没事做时就和和尚唠嗑,有那么点把和尚拖下水的味道。
“还是挺累的,玩啊跳舞啊白粉啊,没新意,久了就觉得和礼佛参禅打磨魔身没什么区别,也没多大的快感。早上吃饺子啊。”
嘉措起来,接过和尚递过来的塑料袋,掰开一次性筷子吃得津津有味。他身上刺鼻的酒气和檀香味混在一起,韭菜馅的饺子有一丝烟火气息。
和尚打量他,笑道:“事都有阴阳正负两面,普通人有普通人的烦恼,听众有听众的烦恼。其实吧,凡事只要做久了,都没什么快感可言。”
嘉措把筷子放一边,点点头,把饺子咽下去。
“要是实在没法子,佛爷不如和张八一一起去拯救失足妇女。”和尚难得不正经,嘉措再次躺下,翘着腿耸耸肩。
“拉倒吧。”
“不过你的装备还真是越来越奇怪,”和尚说,“有必要往脸上抹荧光粉吗?还有那俩大黑眼圈,你这活佛画成妖怪了,也不知道你的信徒该怎么信仰崩塌一次。”
“呵呵,好看不?”
嘉措抬起腿来扑腾一下,在床上摆了几个poss,他身材高大,皮肤仍是初见时的古铜色,腿上有个纹上的小恶魔露出尖牙笑着,由魔入佛的僧人也笑,露出狼似的白牙。
和尚双手合十,面不改色地咏佛号:“阿弥陀佛。”
下一秒他的活佛窜到他的身前,手掌按着他的膝盖,手指摩挲着质地柔软的袈裟,脸凑得极近,和尚从那双燃着的眼里看到鲜活的欲望和性。
嘉措笑着,倏忽舔了舔和尚的鼻尖,舌头卷走一点油渍,回道:“阿弥陀佛。”

评论 ( 16 )
热度 ( 22 )

© 潋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