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30日。晚。

想城下的时候头脑里一直盘旋着《半生缘》。 世钧、曼桢、叔惠、翠芝,我给他们排位子。
一开始把平秋对入曼桢,王芙对入世钧,王少峰对翠芝,自己想着想着像个傻逼一样乐
后来发觉平秋更像叔惠,想,他一个人倒是分了两个角色,女主和男二,哈!
本来安排了王芙读《半生缘》,读到一半把书丢下,不读了,难受。我自己看《半》的时候就很难受,读到一半把同学的书一扔,又磨磨蹭蹭地看了停停了看,花了半星期看完,下面半个星期几乎不能想。
从此发誓再不在学校里看张爱玲,否则学习效率要打个对折。
学校里待久了就一门心思只想开点车爽爽,朋友翻我的草稿纸,数学物理生物公式计算里头夹着东拼西凑各个剧情的片段。她虚着眼说你上星期不是这样的,你草稿纸里夹着的都是英语单词英语单词和英语单词。
还成吧,太累了,懒得。
时间不够用。太不够用了,什么乱七八糟的试卷都来不及摘错题,英语单词背不掉,语文字词颠来倒去地查漏,我的书堆了一堆,《安娜》拼拼凑凑看了二十页,《木心》那么薄的小册子我居然看了快一个月。八月的《萌芽》还压在试卷底下,回家又要收到九月份的。
一摸到手机就想到自己还有许多事要做,感觉它对我的吸引力还不如寝室里每来得及洗的袜子来的大。
……总之就是这样了!睡觉睡觉,明天起来拖地。
学考时间推迟到11月。

评论

© 潋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