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粉丝亚文化的感想

顾清辞Kai:

强排妙殊老师的每一句话!!!
不愧是POI圈的太太,三观端正。
顺便推几本书,关于大众的群体性狂热,可参考《乌合之众》《狂热分子》《理解媒介》《宗教生活的基本形式》等著作。


纳兰妙殊:



每次一些粉丝们搞出什么集体活动,都是大型羞耻现场,其甚者宛如邪教教徒集体发作。然而身在其中的人就像被透明穹顶罩住一样,懵然不知,反而引以为荣。凡是对她们喜欢的偶像的电影电视剧提出批评意见的人,都是黑子。为什么不肯相信、承认这个电影电视剧确实糟烂?因为“在所有团结的催化剂中,最容易运用和理解的一项,就是仇恨。








当我们在群众运动中丧失了自我独立性,我们就得到了一种新自由--一种无愧无疚地去恨、去恫吓、去撒谎、去凌虐、去背叛的自由。这毫无疑问是群众运动的部分吸引力所寄。在群众运动中我们获得了干下流勾当的权力。







而且粉丝们都有“我不听我不信”大法。有时会奇怪:她们真的不明白自己正在丑态百出吗?








 但凡“忠实信徒”都具有“闭眼掩耳”的能力,对“不值得看或听”的事不屑一顾,而他们所以能够无比坚定不移,力量亦是源于此。


一种教义的有效性不由它的奥妙性、崇高性或正确性决定,而是取决于它把个人隔绝于其自我及世界的彻底程度。







就像所有大型群众活动一样,这种狂热浪潮里很糟的一点是抹杀自我。


我私人认为健康的态度是这样的:


——是的,我喜欢你这位演员,但如果你演了烂片烂剧,我一定会尊重我自己的审美和智识,给出公允的评分。如果你做了蠢事,我也不会强行找理由护短。


——再著名的导演、演员的作品,都需要接受市场和观众的检验和审判。不去干扰这种检验,尊重承认这种检验的结果,也是对你的职业的尊重。


好的爱是让人变成更好的自己,这道理谁都知道。如果一种“爱”让人变成浑身戾气、把全世界当做假想敌怼天怼地、在微博等公共言论场所满口脏话的人,这是爱吗?是毒药吧。


很有趣的是,好多粉丝把自己比喻成爱豆的“亲妈”。但如果真的出现这样一种母亲——儿子考试成绩不好就骂老师骂学校骂监考老师,总之一切都有错只有我的宝贝儿子没有错,听到有别的班老师批评自己儿子就要过去骂人,在公共场合以外人听来肉麻的昵称乳名称呼儿子,口口声声“我们家宝贝多么好多么好”,在家里则全家人不许有一句话提到儿子的缺点,谁提谁就要被痛骂一顿、赶出家门——谁都会觉得这当妈的又蠢又low又疯、溺爱到失去理智,她们也会把这种亲妈嘲到死。


但这并不妨碍她们自己在做着这种可怕的“亲妈”,并认为要当亲妈就得这么当,是“行规”。


是非不明的“爱”,是对被爱者和爱人者的双重侮辱。


其实这些十几二十岁年轻人对这种“群体”和“群众运动”的依附与狂热,相比位于鄙视链底端的老年人广场舞群体,并无本质上的差别。








一个新兴群众运动赖以吸引和维系追随者的,不是主义与承诺,而是能不能提供人们一个避难所,让他们可以逃离焦虑、空虚和无意义的生活。


所有形式的献身、虔诚、效忠和自我抹杀,本质上都是对一种事物牢牢攀附——攀附着一件可以带给我们渺小人生意义和价值的东西







这些粉丝群体里还是有“理智粉”,我也遇到过,但这些人唯有沉默与苦笑。








 一个群体的性格和命运,往往由其最低劣的成员决定。







以上引用均来自埃里克·霍弗的《狂热分子》。哦,还有这句——








一个人愈没有值得自夸之处,就愈容易夸耀自己的国家、宗教、种族或他参与的神圣事业










美国队长的精神核心是——自由。谁反自由他就反对谁。


有自由才有尊严。我想,如果一种爱里没有自由和尊严,那这种爱就不值得一爱。


如果一种群体里没有自由言论和自由意志,那么也不应该有我。


不该有任何一个希望葆有尊严的人。


评论
热度 ( 2513 )

© 潋离 | Powered by LOFTER